弗鲁姆身陷沙丁胺醇事件 纯属意外还是绝非偶然?

   2017-12-14 00:41

公路车坛在寒冷的2017岁末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随着国际自盟正式公布四届环法总冠军得主克里斯·弗鲁姆在本赛季环西班牙自行车赛期间被查出尿样中含有超过规定容许剂量两倍的沙丁胺醇的消息,这个原本属于公路自行车运动的冬歇期再也无法平静……

沙丁胺醇属于肾上腺素β-受体兴奋剂,有较强的支气管扩张作用,临床多用于哮喘的防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该药物在药检中的容许剂量为1000ng/ml,而国际自盟对于吸入性沙丁胺醇的规定则是车手在每12小时内摄入量不超过800毫克或每24小时内的分次摄入量总和不超过1600毫克无需特别申请药物治疗豁免。

VCG31N843770524.jpg

根据国际自盟公布的消息,弗鲁姆的沙丁胺醇超标尿样采集自今年环西第18赛段结束后,且A瓶和B瓶均呈现了不利的分析结果。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弗鲁姆第一次卷入与药物有关的争议。在2014年环多菲内自行车赛第二赛段途中,参与转播的摄像机镜头捕捉到弗鲁姆在骑行过程中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类似于小药瓶的物品,并迅速吸了几口。这个小药瓶正是装有沙丁胺醇的哮喘吸入器。尽管沙丁胺醇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和国际自盟允许在一定剂量范围内使用的药物,但弗鲁姆的举动仍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一夜之间,人们争相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这位环法冠军使用哮喘吸入器的画面截图,质疑声更是此起彼伏。

“吸入器事件”在当时就像一根导火线。法国报纸Le Journal du Dimanche随后还发表了一篇爆料文章,公开指责国际自行车联盟在当年环罗曼蒂期间为弗鲁姆大开绿灯,无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关于申请药物豁免的相关程序,直接允许弗鲁姆在比赛期间每天使用40毫克口服皮质类固醇治疗呼吸道感染,而弗鲁姆最终也夺得了那届环罗曼蒂总冠军……

VCG111140684933.jpg

对于弗鲁姆的质疑直到2015年环法赛期间仍在持续。当弗鲁姆在圣马丁山一骑绝尘之后,以法国电视2台为首的部分媒体和专家团队开始猛烈地向弗鲁姆及其所在的天空车队发难。“弗鲁姆在圣马丁的胜利显然令人很不舒服。”法国车坛名宿、当时为法国电视2台担任解说的劳伦·加拉伯特这样说道。另一位法国电视2台评论员塞德里克·瓦索(Cedric Vasseur)则将弗鲁姆爬坡时的表现形容为“看起来他身下的那辆自行车也在自动踩着脚踏。”而法国科学家皮埃尔(Pierre Sallet)博士更是直接通过法国电视台公开指出弗鲁姆惊人的进攻正是药物作用的结果。越来越多的现场观众也开始将矛头指向天空车队,他们朝骑行在赛道上的天空车手吐口水、大声谩骂、挥起拳头,一位过激的车迷甚至将一杯尿液直接泼到了弗鲁姆的脸上。

VCG11470837538.jpg

2015年7月21日,天空车队在各方压力下公布了弗鲁姆通过圣马丁爬坡路段时的部分数据。依照车队方面的说法,弗鲁姆的体重为67.5公斤,他在全长15.3公里的爬坡中用时41分30秒,踏频97次/分钟,平均心率158次/分钟,最大心率174次/分钟,平均输出功率414瓦,考虑到椭圆牙盘对于输出功率造成的6%左右的影响,弗鲁姆的实际功率体重比数为5.78瓦/公斤。毫无疑问,从这组数据看来,几乎无法找到任何能够将弗鲁姆与禁药相连的线索,然而,新的问题也随之产生,如果弗鲁姆在圣马丁的功率体重比数正如天空车队所言,那么,他又是如何战胜像罗伯特·赫辛克那样拥有更高功率体重比数的车手呢?(据传闻,赫辛克当天的功率体重比数为5.93瓦/公斤)VCG31N845328356.jpg

在弗鲁姆和天空车队联合发表的一份针对此次过量使用沙丁胺醇事件的声明中,弗鲁姆表示长久以来困扰他的哮喘问题在今年环西期间非常严重,因此他在队医的指导下增加了沙丁胺醇用量,但他确信自己使用的剂量并未超标。而天空车队经理大卫·布雷尔斯福德也表示车队方面将协助国际自盟展开调查。

根据国际自盟的相关规定,弗鲁姆不必由于沙丁胺醇导致的尿样异常而立刻遭到“封杀”,然而,在公路自行车领域,却不乏车手因沙丁胺醇超标而招致禁赛的先例。

VCG111116851355.jpg

在2007年环意大利自行车赛上,效力于米拉姆车队的意大利冲刺名将亚利桑德罗·佩塔基(Alessandro Petacchi)一举拿下五个赛段冠军。然而,在环意结束之后不久,国际自盟公布了佩塔基在第11赛段结束之后的药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过量的沙丁胺醇的消息,当时,佩塔基尿样中的沙丁胺醇含量为1320ng/ml。此事在当时一度沸沸扬扬,最终闹到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2008年5月6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决定对佩塔基处以10个月的禁赛,同时取消他的2007环意成绩。体育仲裁法庭对此给出的解释是尽管佩塔基并非有意摄入过量的药物,但他仍需为自己的疏忽而受罚。

如今,等待弗鲁姆的或许将是一场关乎清白的持久战。作为当今公路车坛最出色的大环赛车手,弗鲁姆曾在一次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坚定地表示他自始至终都在为干净的自行车运动做代言。“过去,我是清白的,而将来,我会一如既往的这样做。如果嗑药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出现,哪怕一瞬间,我都会直接选择退役……”然而,当真正的危机来临之时,克里斯·弗鲁姆又该何去何从……

VCG111126452939.jpg

文:苏家颖

图:视觉中国

 

 

 


 


关键词搜索:弗鲁姆 沙丁胺醇 天空车队

上一篇:尿检异常 弗鲁姆恐将失去环西总冠军荣誉?
下一篇:弗鲁姆事件后续 沙丁胺醇与哮喘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