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聊车】弗鲁姆:豪赌2018

   2018-02-01 16:49

好了,我们终于要聊弗鲁姆了。首先必须说,这简直是我写过的最烦恼的文章。一开始我想从弗鲁姆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两个角度来写,试图做到客观并照顾各方的情绪,然而因为要结合2018赛季展望来写,否则这篇文章和我在论坛写的沙丁胺醇事件的帖子没有什么区别,于是我又重新开始写,结果每天都有新的关于弗鲁姆的新闻,每天都在试图调整新的切入点。直到昨天,一开始说弗鲁姆会承认误服,晚上弗鲁姆又否定了这种说法。最后我决定还是从弗鲁姆的角度来写。

简单来说,弗鲁姆下一步怎么走,将代表他想要放上来的赌注有多大。对于弗鲁姆来说,这是一场几乎输不起的赌博。

550541_1.jpg

弗鲁姆沙丁胺醇事件简单回顾

如果你已经熟知此案,或者读过我翻译的弗鲁姆沙丁胺醇事件一文(https://bbs.hupu.com/20951624.html),可以跳过这部分。

事件经过:弗鲁姆在2017环西第18赛段后的尿检发现沙丁胺醇超标。但是过了三个月才被媒体挖出来,舆论哗然,业界震惊。但是事件到目前止步不前,弗鲁姆和天空车队面临选择,UCI和赛事组织者也面临选择。

读者需要知道的是:沙丁胺醇是一种“特别物质”,主要用来治疗哮喘,但能提高成绩,如果有治疗性用药豁免权(也就是TUE),是可以小剂量使用的。但是每次药检会检查沙丁胺醇,如果超标则需要解释。有人说沙丁胺醇不是禁药,那不是禁药怎么需要豁免权呢?但是这种药的特别之处在于:1. 有治疗用药豁免权;2. 剂量决定一切。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规定:吸入沙丁胺醇:24小时内最多1600微克,每12小时不超过800微克; 尿中沙丁胺醇超过1000ng/ mL的将被假定为不是用于治疗用途的,并且将被认为是药检阳性(不良分析发现(AAF)),除非运动员通过受控的药代动力学研究证明,该异常结果是使用治疗剂量(通过吸入)达到上述最大剂量的结果。而在药检中发现弗鲁姆的尿液中沙丁胺醇达到2000 ng/ml,是标准的两倍

salbutamol-ventolin-chris-froome.jpg

所以,弗鲁姆是服用兴奋剂了吗?现在弗鲁姆依然处于待定状态,他依然有机会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如果无法证明他没有过量服用沙丁胺醇,过量使用依然是让自己获得了不应该有的利益,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弗鲁姆要被禁赛吗?因为沙丁胺醇是特别物质,它不是一种必须强制禁赛的药物,所以弗鲁姆不会被强制禁赛。但是有些车队会为了车队形象,对车手队内禁赛。但显然目前弗鲁姆并没有被队内禁赛。

弗鲁姆的案子什么时候审?理论上弗鲁姆可以无限期的拖下去。但弗鲁姆必须向反兴奋剂机构解释,如果反兴奋剂机构不满意,则会上诉到体育仲裁法庭。在法庭做出裁决之前,弗鲁姆理论上可以继续比赛。

VCG31N845328356.jpg

弗鲁姆是清白的吗?

有这种可能。

首先,理论研究表明,确实有部分人在特殊情况下摄入正常剂量的沙丁胺醇还是会测出超标。但是,弗鲁姆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之前这么多次检查也没有超标,所以基本上排除弗鲁姆身体和其他人不同,正常条件正常摄入也会超标这种情况。

重点落在“特殊情况”下,比如高温脱水,或者其他一些什么情况,这样弗鲁姆就有可能出现超标。但这也不容易,因为那些研究并不是就一定会超标,有可能一次测量超标,但是下一次就不超标了,而对弗鲁姆来说,他要做的并不是去检查10次,查出3-5次就算他清白,他可能只有一次或者两次机会,他必须要找到一个完全稳定的方式去重复,同时这种情况还要和当时的比赛环境吻合,还要不能和之前他透露的信息相冲突。因此我还和其他人开玩笑地说:如果弗鲁姆能稳定重复,说不定背后的生化学家能拿个诺贝尔生物化学奖……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是弗鲁姆的尿样在测量之前有变化,比如有人拿去高温浓缩,刚好这两天曝出:WADA的采样瓶爆出纰漏可以在封存后用手打开。但是真会有人想要这么害弗鲁姆?这种阴谋论就没法讨论了,也很难拿出真正的证据(安德烈-卡多索表示我的B瓶还是阴性的呢,到现在我还在禁赛……)。

综上,如果弗鲁姆是清白的,最有可能是通过实验证明自己当天确实处在一个特殊环境的特殊状况下,所以检测超标。此外他还需要证明自己当天确实服用的沙丁胺醇没有超出规定剂量。而最近传出的消息说弗鲁姆可能打算证明自己的肾脏出了问题,导致尿液中沙丁胺醇浓度过高,但是这是一个很冒险的方向。我不清楚这种报道是否属实,但是如果浓度过高那肾脏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这还能赢得了环西?(一开始我还是不太相信这报道是真的,但是法国的《世界报》采访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专家Olivier Rabin,他预计弗鲁姆会主要在肾功能方面做辩护)。VCG31N843770524.jpg

最致命的矛盾

弗鲁姆的沙丁胺醇超标事件被媒体曝出之后,弗鲁姆就发表声明,自己一直是按章守法,自己是清白的。从那以后基本就没有怎么发声了。虽然媒体不断挖掘各种相关新闻,但是弗鲁姆和天空车队似乎没有采取任何要马上公布解释的迹象。而UCI和赛事组织者不干了,当年康塔多没有被禁赛,结果还赢了不少赛事,包括2011环意,最后禁赛令下来,康塔多的成绩取消,斯卡伯尼递补冠军,但是赛事却无法重来。环意组办方一开始很开心弗鲁姆能来参加今年环意(据传还可能付给弗鲁姆和天空车队200万欧元),但是听到弗鲁姆超标的新闻顿时傻眼。UCI主席和环意、环法组办方都明确表示希望弗鲁姆能尽快澄清自己的状况,要么队内禁赛,要么快点开庭。

而弗鲁姆和天空车队显然不愿意尽快公布,因为这样弗鲁姆进行药物代谢实验就很有可能失败(毕竟没有准备好)。但是,矛盾就在于此,对于自行车运动来说,尽快处理这件事,对自行车运动是好事,可惜作为车坛旗帜的天空车队和弗鲁姆却不想尽快结案。弗鲁姆需要时间去找到一个合适的条件来证明,但是时间拖得越久就越违反一个基本的常理:如果你是被冤枉的,你会不做声,还希望这个案子一直拖下去?弗鲁姆如果是清白的,那他理应大声疾呼自己没有错,想尽快证明自己是对的。弗鲁姆如今就像是一个做不出实验结果的理科生,思索很长时间最后只能想办法去“伪造数据”来迎合要证明的实验定律。而且拖得越久,越会让人怀疑弗鲁姆是在“伪造数据”。

拖还是不拖,对于弗鲁姆来说是最致命的,最不可调和的矛盾

chris-froome-sky-tour-ditalie-2018.jpg孤家寡人

因为弗鲁姆和天空车队迟迟没有公布解释,弗鲁姆事实上已经收到了不小的负面评价,无论弗鲁姆是否清白,有些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

最直接的是他和其他车手的关系。弗鲁姆这边没有任何消息,所以记者只好把所有车手都问了个遍,大部分人还是很客气的,有说如果是我们车队,也许我已经被禁赛了;有说不好评价的,有说要禁赛的,有说这对我们这项运动影响不好的。甚至连弗鲁姆的队友普尔斯都说弗鲁姆这个案子要尽快解决。

而不顾及弗鲁姆面子的,说的就给露骨了。前巴罗世界车队的经理(弗鲁姆就曾效力于巴罗世界车队)Corti就说我都没印象他以前有哮喘啊,他以前的功率似乎也没有那么高啊,去天空车队之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而臭名昭著的费拉里医生则表示,如果没有沙丁胺醇的帮助,弗鲁姆拿不到环法四冠。当然这两人也许说的话不太可信,但能代表一部分人心里的真实想法。

更为严重的是,新任UCI主席三番五次催促弗鲁姆快点,环意组委会感觉自己被骗了,环法组委会也有些要和弗鲁姆保持距离,黄衫纪录片干脆就没出现弗鲁姆的镜头。官方和弗鲁姆的关系并不美妙已经是最客气的说法。从各个方面来说,弗鲁姆目前真有一些孤家寡人的味道

而对天空车队来说,这无疑又是另外一个重击。从神秘包裹到弗鲁姆的沙丁胺醇超标,天空一直含糊其辞。天空说的“禁药零容忍”到了弗鲁姆这里却没有任何表示,这也令很多人非常不满。而且这接二连三的事件让其他人感受到天空车队正在利用TUE做文章,无论是动了其他人TUE的奶酪,还是让没有通过TUE获益的人感到不满和愤怒,天空车队似乎都在往“不受对手欢迎的车队”方向更进一步。VCG111116851355.jpg

大赌还是小赌?

开头我说了弗鲁姆在赌,那是因为弗鲁姆一开始就表示自己是按照规定来吃药,所以没错。做出这个决定很重要。因为就事件被曝光的时候,弗鲁姆有两个选项:一是承认是自己的失误导致服用了过量的沙丁胺醇,二是坚持自己是清白的。

这么快就放弃第一个选项,我可以理解的原因有三:1. 弗鲁姆可能确实是清白的;2. 弗鲁姆希望能通过打官司保住清白之身,他曾多次强调自己是清白的,显示他对此很看重;3. 如果他表示是自己的过错导致超标,那环西冠军就会被剥夺,弗鲁姆太想得到这个冠军了,他不会放弃到手的环西冠军。如果选择第一个选项,会是怎样的结果呢?可以参考西蒙-耶茨在2016年尿检阳性,车队迅速表示是自己的失误没有申请TUE成功,而西蒙-耶茨最终收获了四个月的禁赛,但是之前取得的成绩全部作废。如果弗鲁姆真不是清白的,那么迅速认错其实是一个代价最小的选项

在放弃了这个选项之后,摆在他面前的只有证明他是是清白的一条路。这条路只有两个直接结果:要么是清白,弗鲁姆无罪,所有成绩保留,弗鲁姆继续参加各种比赛;要么他就是有意的超量服药,等待他的很有可能是一到两年禁赛,及更大的恶果。

什么更严重的恶果?直接的是禁赛,如果是两年禁赛,弗鲁姆五月就33岁,禁赛归来就是35岁了,还要重新找比赛状态,表哥的巅峰期就已经过去了;比这更可怕的是,如果天空车队执行他们所谓的“禁药零容忍”政策(或者看到弗鲁姆禁赛期满就到35岁),那弗鲁姆几乎肯定会被车队解除合同,离开天空车队的弗鲁姆,巅峰已过的弗鲁姆,还能有翻身的机会吗?弗鲁姆多次表示希望能成为被历史记载的伟大车手,如果败诉,弗鲁姆的冠军也会被更多质疑,渴求多年的环西冠军也会被剥夺,弗鲁姆心理层面的打击也许会更大。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天空车队也会因为此事土崩瓦解(确实有这种可能)。

但是,如果弗鲁姆最终成功证明自己清白,他能保住环西的冠军,还能继续抓住巅峰期的尾巴去冲击多几个重要赛事的冠军,甚至挑战环意-环法冠军,尝试连续赢得三个甚至四个大环赛的总冠军这一史无前例的壮举。虽然有人认为迪穆兰会向弗鲁姆发起强力的挑战,但是我认为在弗鲁姆真正被一个对手击败之前,他都依然是夺冠的最大热门。

虽然辩护成功带来好处不少,但是失败的后果更严重,所以昨天爆出弗鲁姆可能会承认是失误这种新闻我是不惊讶的,因为这确实是一个安全而且代价最小的选项。但遗憾的是,弗鲁姆最开始放弃了这个选项,现在要再提就太令人怀疑了,禁赛期也不会像西蒙耶茨那么短。他也马上否认了这种说法。目前依旧是辩护一条路,要么呆在天堂,要么坠入地狱。这就是我说弗鲁姆是在豪赌的原因。VCG111126452939.jpg

弗鲁姆还能参赛吗?

弗鲁姆没有被禁赛,按理弗鲁姆是可以参加比赛的。但是,赛事组织者,尤其是环意、环法的组织者似乎很反感。根据UCI的章程,赛事组织者可以以“破坏自行车形象”为由,请弗鲁姆不参赛。1999年环法开赛前,环法组织者就以费斯蒂纳事件为由,禁止理查德-维兰克参加环法,但是车队上述,UCI介入最终让维兰克获得参赛权。但目前来说,UCI和赛事组织者是站在一起的,他们可以联手阻止弗鲁姆参赛。

但问题是这样似乎就撕破脸了,而且和费斯蒂纳事件不同的是,弗鲁姆的沙丁胺醇还是一个特定物质,不像当年EPO这样明显,弗鲁姆还是处于“待定状态”。所以赛事组织者也只是呼吁天空车队和弗鲁姆尽快解决这件案子,而UCI也只是呼吁天空车队对弗鲁姆队内禁赛。

20170910VUE007.jpg

参考案例

其他几个沙丁胺醇的案子,最近的是西蒙-耶茨案。耶茨被查出之后,车队马上认错,而UCI则认为特布他林(和沙丁胺醇类似的治疗哮喘的药物,也需要TUE才能使用)不会强制禁赛,于是耶茨又比了一个来月,两个月罚单出来:被禁赛四个月,从出事的三月开始算起。

接下来是迭戈-乌利西案。乌利西2014环意被查出超标之后,认为是摔车之后多喷了两下导致数值升高,随后蓝波车队对乌利西队内禁赛。但乌利西感觉案子拖太久都没结束,于是9月重新出来比了一场贝尔诺基杯的比赛,UCI随后向瑞士自协施压,瑞士自协(乌利西的牌照是在瑞士自协的)随后对乌利西禁赛,次年一月判决下来,乌利西被禁赛9个月,从乌利西被曝光的六月开始算起。

再往前是佩塔基案。佩塔基这个案子就复杂得多,一开始结果出来意大利奥委会要对他禁赛一年(但没执行),车队也对他实行队内禁赛,随后意大利自协又说佩塔基是无意的,是人为失误所致,没有对他进行禁赛。于是佩塔基又出来比赛,但随后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告上仲裁法庭。一年之后体育仲裁法庭宣布佩塔基禁赛10个月。

从这几个案例来看,这些车手都禁赛了,弗鲁姆能成为唯一的例外吗?希望真的不大。而禁赛长度似乎和认罪态度有关,和是否参加比赛似乎也有关。如果马上就认错,比如像耶茨,则可以从轻发落;如果像佩塔基那样,虽然他超标的量没有乌利西那么多(佩塔基测出1352 ng/ml,乌利西测出 1900 ng/ml,弗鲁姆则是2000 ng/ml),但是随后继续比赛,反而还多禁赛一个月。从禁赛的追溯日期来看,都有追溯,但从哪天开始算禁赛,每个人不同,其实是有价可讲的,及时认错的话禁赛期都不长。

对弗鲁姆来说,最理想的是马上认错;次理想的是现在认错,然后队内禁赛,让官司快点打完。可是弗鲁姆既没有选择第一个,也没有选择第二个,车队没有队内禁赛,弗鲁姆还有可能参加比赛,所以我之前说弗鲁姆可能会禁赛一年到两年。目前还不好说弗鲁姆是否会继续比赛,但万一他真的要去参加环意,这肯定会是对官方的一种挑战。如果UCI认为不能开此先例,那么弗鲁姆/天空车队的麻烦可能会在后面。

无论如何,弗鲁姆已经上了赌桌,他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赌局,但他依然还是有机会选择认错,但这意味着失去荣誉和清白。无论是选择两相权衡取其轻,还是选择show hand,这都将是弗鲁姆人生最艰难的抉择。

WechatIMG295.jpg

文:coimbrawu(吴昊)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版主聊车”

WechatIMG292.jpeg

关键词搜索:弗鲁姆 沙丁胺醇 天空车队

上一篇:车坛新闻集锦 赛事海报里的萨甘 FDJ新赛季队服终公布等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