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迈克尔·伍兹:永远铭记2018年

   2018-11-25 12:59

目前效力于EF-英孚教育车队的加拿大车手迈克尔·伍兹(Michael Woods)在2018赛季取得了他职业生涯中的最好成绩,车迷对他的印象更多的停留在他在环西第17赛段获胜后面对采访失声痛哭的场景以及在世锦赛上的优异表现。除这两项比赛外,伍兹在今年多项赛事上取得了许多优异的成绩。按PCS上的统计,伍兹从2月的环迪拜开始了本赛季,而后参加了环加泰罗尼亚和环巴斯克,又在4月中旬参与到古典赛的竞争中,阿姆斯特黄金赛、瓦隆之剑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列日-巴斯通-列日收获了第二名,随后在环意的第四赛段又收获了一个第二名,在结束了环意后跳过了环法,8月在环犹他赛收获GC榜第九后就马不停蹄地参加到环西的比赛中,在第17赛段收获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环赛单站,随后在9月的因斯布鲁克世锦赛中冲刺惜败巴尔韦德收获了第三。在世锦赛后伍兹又来到了意大利参加了环艾美利亚赛、瓦雷西内三峡赛和环伦巴第后,才结束了这个赛季。

对伍兹来说,他在2018赛季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高点,但他在2018年经历了令人心碎的时刻,他的妻子在怀孕37周时产下死胎,这也使伍兹夫妻二人痛失爱子。这位坚强的加拿大车手将丧子之痛隐藏在心中,直到在环西第17赛段赢下单站,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面对着镜头失声痛哭。

1536826167225559.jpg

伍兹用自己对自行车运动的热爱和在环西赛场的胜利来走出情绪上的困境,在世锦赛前夕,伍兹用了更多的时间享受和家人相处的时光。当伍兹和巴尔韦德、巴代携手突围时,他再一次展现了自己的车手本色和惊人的天赋。

得益于现任EF-英孚教育车队总经理的乔纳森·沃特斯(Jonathan Vaughters)的计划,迈克尔·伍兹在2016年获得了加入世巡赛车队的机会,他的职业生涯也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世锦赛上,当巴尔韦德提前开始冲刺时,伍兹坚信自己能拿下这场胜利。但不适时的抽筋让他错过了穿上彩虹衫的机会,但他很快就把比赛的失利忘却,因为他意识到了在本赛季的几个月中他克服了许多困难,也实现了自己的新突破。

本期CyclingNews的专访就邀请到了这位坚强的加拿大车手,谈一谈伍兹对过去的2018年,自己的生活及赛场的感想。

“2018年是我无比珍惜的一年,同时我也会为今年的经历而热泪盈眶。”伍兹说,“我感觉这一年仿佛像过了十年那么漫长,在这一年经历了太多太多,也让我更加的成熟。今年发生了太多事,我是真的‘活了’。”


以下是采访内容  

CN=CyclingNews 

MW=迈克尔·伍兹

1536826183854536.jpg

痛失爱子 更为坚强

CN:今年你在私人生活中所经历的事情和你的职业生涯交织在了一起,对你来说,这种方式对你有所帮助还是让你处理问题更为困难?

MW: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把双刃剑。这两个不同的部分相互帮助了我,同时二者也在交融和碰撞。纪念我逝去的儿子让我更加去思考我的整个人生。人生之中很少见到大的变化,因为你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可能发生在5年或者10年,而且你也很难察觉。但是失去我的儿子是一个让我大为改变的事情。我回想起过去,现在的我和在失去他之前的我是完全不同的人,我生命中的优先项发生了转移。我的挫折迫使我把事情做得更好,让我更加有动力去纪念他,同时也尝试改变我们今年的势头。我那时很沮丧,但那时候我觉得很幸运能拥有一辆自行车,因为我将我的所有精力都用来训练。我不认为在失去儿子后的我在训练上比之前的我更为刻苦。我和妻子都做了很多的活动来宣泄情绪,作为宣泄悲伤的方式,它肯定起了很大作用。

在8月初环犹他赛中摔车后,我陷入了无尽的悲伤,因为我做了大量的事情去纪念我的孩子和激励我的妻子,我感到了无比的压力,但却不知道如何去改变现状。但幸运的是,我在环西中找回了自我。

CN:当你在环西第17赛段获胜后向外界透露你失去了儿子后,每个人都被你所感动。在经历了一场难以置信的胜利后,你流露出了最为真实的感情。你对那一刻还有什么美好的记忆吗?

MW:那场胜利是我职业生涯迄今为止的最高点。我没有计划在比赛结束后发表演讲,也没想到要提到我逝去的儿子。但是我在向终点攀登时,车队主管一直在无线电中告诉我‘为你的家人而战’,这确实给了我赢下这场胜利的动力。这是我的动力,这也能解释我为什么能赢下那个赛段,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在失去儿子后的第一个月我们过得确实很艰难,但我并没有过多的哭泣。归功于比赛和艰苦的训练,我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但在那场胜利后,在我和体育主管胡安交流后,我的思念才日渐汹涌,那是我很长时间没有体会到的感觉。在那之后的一个礼拜我几乎每天都在哭泣,一次又一次想着我的儿子,想象着我们生活中有那个令人兴奋的小家伙。

CN:当你和外界透露丧子之痛,你得到了些什么回应?

MW:很美妙,同时也是压倒性的。很多人告诉我说他们也曾永失己爱,这也影响了我。之前我从来没失去过任何人,我确实很幸运,所以也难以理解失落。现在的我更加善解人意,之前人们问我如何时,我总会说‘很好’,也同时会问自己为什么别人和我不一样。现在,当有人承认自己感觉不好时,我也能理解。

随着不断有人们和我分享他们生命中的故事,我也越来越能理解有爱我的人在身边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我很感激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的妻子Elly。

1536804874139672.jpg

世锦赛失意 感恩梦想

伍兹在马德里结束了环西的征程后,却没有选择就此结束自己的赛季,尽管2018赛季他参加了足够多的比赛,他仍计划参加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举行的世锦赛。

CN:回望你的世锦赛之旅,你显然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主要竞争对手,对这样的说法你怎么看待?

MW:世锦赛是一年一次的项目,我和我的教练在一年之前就谈论过如何在今年的世锦赛上赢得一块奖牌。在环西的胜利让我信心倍增,我的家人来到欧洲为我加油打气,其中还有我的侄子,他在我失去儿子后的一个月后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真的很想见见他,家人们在我赢得胜利的那天到达欧洲,他们帮助我保持轻松快乐的心态投入到世锦赛的备战中。

得益于良好的状态和阅读比赛的能力,所以我在世锦赛中能处在一个不错的位置等待时机出现,在和教练们商讨比赛对策后,我们的计划就是盯住法国队,特别是阿拉菲利浦,其次才是巴尔韦德。所以在最后一圈我并没有被吓到,看到其他车手进攻时也保持淡定,坚持我的预测,幸运的是事态按照我预测的方向发展。

进入Höll爬坡时我感觉到了一个超现实的时刻,在重新组成队伍后我认为只要我能第五个通过爬坡点,我就能赢下这场胜利。当皮诺、阿拉飞利菲浦,巴代骑在我身后时,我不得不用掐自己的方式来“证明”这不是一场视频中的自行车游戏。那一刻实在是太超现实了,所有的自行车大咖们都在齐心协力。

在过去经历的众多此类时刻发生时,我会因为太激动而变得不知所措。这次我保持冷静,在最后的爬坡中做了一个四分钟左右的加速,我想如果我能一直保持这样的速度,那么就没有人能跟上我。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完美的爬坡,我可以起身摇车,也不必卡位。当我们来到爬坡的关键点时,我身边只剩下五个人,巴尔韦德、莫斯孔和三个法国车手,所以我也准备好开始下一个四分钟的加速。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能力足以能在爬坡中生存下来,这来自于我曾经是个跑步运动员的自信。四分钟的加速是我的拿手好戏,我能比他们忍受更多的痛苦。但跑步比赛并不会像自行车比赛一样让你保持超过7个小时的状态。面对漫长赛程中所经历的各项琐事对我来说并不容易。

1536826193999678.jpg

CN:我们在直播中看你在过线后因为没有获胜而非常的生气,你告诉约翰(体育主管)说自己在冲刺中抽筋,他为你感到高兴,但你似乎不太满意。

MW:完赛后我们两人处于不同的情绪之中,我不敢相信我能完成比赛,也不愿相信自己没有赢下比赛。约翰是加拿大人,同时也是EF-英孚教育车队的老主管,他不敢相信我能那么早的出现在终点线。他真的为我感到高兴,但是我真的以为我能赢,所以非常失落。

巴尔韦德在还有三百米的地方就开始冲刺了,我当时在他右后方,我内心告诉自己一定要打败他,当我开始准备冲刺时,我开始抽筋,这是因为电解质不足的原因。在最后的爬坡中我错过了几瓶补给,这让我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说实话在比赛结束的五分钟内我对获得铜牌很不满意,当我在终点看到我的教练,我开始变得激动。五年前他让我辞掉工作并说会帮我筹措资金让我参加比赛。我们带着梦想参加到世锦赛、奥运会。如今梦想成真,我们怎能不激动?

在领奖时我看着加拿大国旗和法国、西班牙这些自行车巨头国家的国旗一同升起,让我甚至起了一些鸡皮疙瘩。我回想起小时候看体育比赛,看着Donovan Bailey(加拿大著名田径运动员)在奥运会的100米中占主导地位,我也觉得现在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想也许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孩子现在正坐在电视机前和小时候的我做着同样的事情,这实在是太棒了。

那天我彻夜未眠,直到天空渐亮我也没合上双眼。加拿大人并不真正了解自行车运动,如果我和他们说我在世锦赛上拿了铜牌,那么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是世界上第三好的自行车运动员。我不打算纠正他们,就这样让它变得特别。

1536826216687611.jpg

大龄新秀 野心勃勃

迈克尔·伍兹在收获世锦赛铜牌后不久就迎来了自己的32岁生日,但他还是在世巡赛车队中的一名“新秀”。2014年他初次尝试欧洲赛场,和Amore & Vita洲际队签约,但又很快回到北美。随后又加入了5-Hour Energy车队,之后再转会到Optum队。2015年他在环犹他赛上拿下一个单站并以总成绩第二结束了争夺。2016年他携手佳能戴尔来到了世巡赛车队,并在环澳赛上收获了两个单站第三,展露了自己的实力。

2018赛季他完成了环意-环西,在环西获得了总成绩第七名。在春季赛中以第二名结束了列日-巴斯通-列日的比拼。

CN:你的职业生涯正在经历着一个极为陡峭的学习曲线,在今年收获如此多的成绩后,你的队友们还会称呼你为“新秀”吗?

MW:劳森·克拉多克(Lawson Craddock)和阿莱克斯·豪斯(Alex Howes)仍喜欢称我为'The Rook',我喜欢它。当我参加大型比赛时,我仍然有一些小紧张。我不觉得我应该在那里。

我仍然会犯错误,我也在努力去理解比赛,尽管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学习。这也是让我对未来几年感到兴奋。我对本赛季的成绩感到满意,但我仍然觉得自己的学习曲线很陡峭,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仍然感觉自己有四五年的时间可以成长和进一步发展,对我来说真的很令人兴奋。

1536826205662033.jpg

CN:未来你有什么目标?大环赛或者是古典赛?

MW:我不认为这二者有着非常明确的界限,有些车手在这两个方面都做得很好,我也很乐意成为这二者之一。我觉得自己并不像巴尔韦德、弗洛姆、迪穆兰那样有天赋,尤其是在计时赛中,但我认为我可以有提高。

我希望我能继续参加大环赛,同时也希望能在古典赛中有所建树。

列日-巴斯通-列日是一个非常棒的比赛,我一开始并不了解欧洲的自行车比赛史,但当你穿越过阿登的森林和古老的工业区时,参与到其中就能感受到它的魅力所在,这非常棒。你必须要成为一个全能的车手才有机会在此赢下比赛,同时你也需要更强大的身体和聪明的头脑才有获胜的机会。我爱比赛的一切。


编译:汤友文

来源:CyclingNews 

图片来源:EF Education First-Drapac p/b Cannondale

迈克尔·伍兹 2018

上一篇:南半球的阿尔卑斯山之旅 Pioneer山地多日赛迎来首队中国车手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