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布南:关于弗兰德斯和过去

   2019-04-04 11:09

本周末,五大古典赛之一的环弗兰德斯就要拉开战幕,说起环弗兰德斯,我们就不得不提起在这赢下过3届冠军的本土名将-汤姆·布南。Rouleur近日更新了一篇2017年环弗兰德斯赛前对即将退役的布南进行的专访,在这篇专访里布南回忆了他和环弗兰德斯的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R=Rouleur   TB=Tom Boonen

R:说说你对环弗兰德斯的最初印象?

TB:说实话,我对自行车感兴趣的时候要比大家想象中的要晚。1995年我在Ninove目睹Johan Museeuw夺冠,那时我正好在参加nieuwelingen赛,那是一场面向15-16岁青少年的比赛。在完赛后我们就留下来观看了环弗兰德斯。

在那里见到优秀的车手们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同时有幸见证Johan Museeuw的单飞取胜。我想那是我第一次对古典赛产生了兴趣,也是我第一次真正了解到环弗兰德斯所代表的意义。

我的父亲曾经作为一名职业车手也参加过环弗兰德斯,但当时我还很年幼,所以我对此没有太多记忆。在他退役后,我的父亲没有继续从事相关行业,他因为伤病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对往事他已经很满足。但是当他年龄慢慢增长,自行车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生活里。

所以我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在一个堆满了自行车的“单车世家”中长大,在家中只有一辆我父亲使用的单车。我在12、13岁的时候开始参加自行车赛,自行车元素也是那时起又回到了我的家庭里。

R:所以Johan Museeuw是你年少时的偶像吗?

TB:不,当然不是。安杜兰才是我的偶像,他有一辆非常棒的自行车,同时也很擅长个人计时赛。

R:比利时的媒体听到你说这个一定乐坏了。能和我们说说你关于Muur de Geraardsbergen和Koppenberg的回忆吗?

TB:第一次骑过那儿应该是在17、18岁时,那时候我在参加Omloop Mande-Leie-Schelde的青年组,这对我们来说是场古典赛。但是对稍微年长的车手来说这就是场赛季末的“划水”比赛。前100公里按正常的节奏和20个家伙一起骑行,然后一波操作拉扯掉一半。青年赛会通过Muur de Geraardsbergen。对,那就是比赛的亮点,第一次骑到那儿我很紧张,我不想在那儿被干掉。

第一次骑Koppenberg应该是2002年我第一次参加环弗兰德斯的时候。

1491385746726265.jpg

R:2002年你作为一个职业车坛的菜鸟,和车队参加环弗兰德斯。你在发车前是否感到紧张了呢?

TB:那样的紧张倒不会对状态造成什么负面影响,那是因为梦想成真带来的紧张感。作为一名年轻同时具有天赋的比利时车手出现在环弗兰德斯的起点,这对我后来的职业生涯乃至整个人生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R:现在你得到了足够的关注,同时伴随着外界带来的压力。你觉得自己在备战环弗兰德斯的前几个月或是几周里有什么改变吗?

TB:我感受到了很多的压力,在家里也是一样。当我遇到想在比赛中发挥出色的压力,我会更倾向于把自己“锁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像蚕茧一样把自己包裹起来。即使你没有想过要过度思考,但问题却会自然而然涌上心头。我觉得这样是因为我太过于专注于这件事。

你不想为其他的事情所耗费精力,也不愿为琐事而烦恼。你只是希望整个世界都停止下来,这样你就可以专心的备战比赛。我的妻子知道在一年中的某几个礼拜里我会压力很大,等到古典赛全部结束后几天我才会渐渐好转。

R:赢下弗兰德斯有什么秘诀?

TB:或许是在比赛日保持最佳的体型和最稳定的发挥。赢下比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诀窍,你要足够有天赋在关键的节点嗅到进攻时机。

R:在你赢下的三届比赛(2005、2006、2012)里,你最喜欢哪一场胜利?

TB:我的第一场环弗兰德斯胜利,那一年我24岁。那是真正属于我获胜的机会,在那之前Johan Museeuw常年是车队的核心,而我一直是作为车队的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人出战。

那一年我是车队的领袖,接着我就直接赢下了比赛。作为一个年轻的车手,单飞取得一场重要的胜利,这对我的人生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而且这场胜利将一直陪伴我的余生。

R:在生涯早期你怎么看到媒体带来的压力?

TB:今非昔比啊。现在你必须要去学着怎么面对着媒体和大众关注,在过去的那些年,媒体发生了巨大的变革,现在和30年前完全不一样了。特别是你作为一个有着卓越战绩的年轻车手,你会变得完全不同的。现在我面对媒体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

如果我一直表现的很“真实”的话,那我可能会被媒体批判,因为我太不懂遮掩同时又话太多。所以你最好选择闭嘴,然后学习怎么去应付媒体。你应该明白你面对着的不是你的朋友,或是说那些人不完全是你的朋友。你应该遵循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尽管这样会让一场访谈失去一些看头,但这是你所该建造的保护机制。

R:在你的职业生涯里谁是你的最大对手?

TB:毫无疑问,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的老对手是法比安·坎切拉拉(Fabian Cancellara),他的存在推动了我以及所有车手们能力的提高。能在职业生涯里碰上这个家伙是件很棒的事情。

如果我们在所在的时代里一枝独秀,这或许会带来更多的胜利,但这并不会帮助我们提高水平。竞争的存在会让竞技水平变得更好,不是吗?如果你有机会打败那个看似不可战胜的家伙,这会比一直在他身后拿第二更好。

1491385724798404.jpg

R:对你而言,环弗兰德斯对弗兰德斯地区的人们意味着什么?

TB:那是场大Party,对路边的车迷们来说是一场盛会。有很多人都是资深车迷,但他们中的70%是抱着参加聚会的态度来的,那有着很棒的自行车氛围,如果你只是想去那里看比赛以及喝啤酒的话。在那里,70%的人甚至都不知道谁会赢下环弗兰德斯。

R:你有没有在比赛线路上训练过?

TB:我更喜欢在雪山上训练,在比赛线路上训练一年可能都不到十次。通常我只会在比赛前骑一骑,只是为了熟悉一下线路。不必为比赛有过多焦虑,这样会让我静下心来备战比赛。

这也是我如何告诫队友们的:把一切安排妥当,把你的物品都放在一起。不要在琐事的选择上犯蠢,背上一个装有你要穿的衣服的背包,再带上一双鞋子和袜子就好。我见过有人带着一个装有50件衣服的行李箱,说着“这太热了这太冷了”之类的话,在比赛前他们的脑子已经乱了。所以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东西,保持有序,这样会让你冷静。

R:在比赛中,你会注意赛道发生的事情吗?

TB:当然,四周都很吵闹。在环弗兰德斯和巴黎-鲁贝过后的那个晚上我几乎都不睡觉。因为我对四周的声音感到很紧张。这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在比赛中你处在一个完全专注的状态,这样会使你得到大量信息。

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因为通常我是个记忆力不好的人。但比赛中发生的事情我都会一直记得,因为当你高度集中精神,你会记得很多东西。就像如果有人问道关于我十年前的一场比赛,我不会第一时间回想起来,但如果你给我一点提示,我会马上想起细节。

R:你在环弗兰德斯犯的最大错误?

TB:应该是2007年的那场比赛,我在发车后不久就摔车了,当地的消防部门有着天才的想法,他们导演了一场“雨后彩虹”的好戏。有不少车手因此摔车了,我也伤到了手腕。这让我整场比赛都陷入痛苦中,难以保持专注。然后一个约60人的集团来到了Muur山的底下,我发起了攻击,但在坡顶被对手们反超,而我没有跟上他们。

这不是我的本能,如果我没有遭遇摔车同时保持专注,那么那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整天都在和伤病带来的疼痛做斗争,可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我当然耿耿于怀,如果那天不是摔车影响了我,比赛的结果肯定和现在大不一样。


编译:汤友文

来源:Rouleur

图片:资料图库



布南 弗兰德斯

上一篇:全队SRAM AXS系统武装 森地客-科速美车队2019全新启航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