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巴黎-鲁贝|老将泪洒赛场 吉尔伯特鲁贝封王

   2019-04-15 09:16

当地时间4月14日,春季最重要的石头路古典赛巴黎-鲁贝在法国北部城市贡比涅拉开战幕,经过近6小时的争夺,来自德科尼克-快步车队的比利时名将菲利普·吉尔伯特(Philippe Gilbert)在冲刺中力压喀秋莎-欧倍青车队的年轻小将尼尔斯·波利特(Nils Politt)夺得了2019年巴黎-鲁贝的冠军,同样来自德科尼克-快步车队的伊夫·兰帕特(Yves Lampaert)获得第三名。

“我从不害怕长距离进攻,因为他们往往对我有利,”吉尔伯特在赛后说道,“我和波利特配合着前进,他是位非常勇敢的车手。在最后的角逐中,我们一起开始了冲刺,最强者获得了最终的胜利,那个最强的人就是我。”

1142627365_1555255519.jpg

1142619569_1555248041.jpg

1142662911_1555267142.jpg

在巴黎-鲁贝的257公里中,车手们需要面对总计长达52.8公里的鹅卵石路面,摔车、爆胎随时可能发生,在长短不一的石头路中主车群也可能突然加速,一不留神便会被甩在后方。比赛的不确定性和艰难的赛程为巴黎-鲁贝添加了独特的魅力,这也是为什么巴黎-鲁贝能吸引如此多关注的原因。当然了,大牌车手的参赛也是原因之一,这项被称为“古典赛明珠”的赛事堪比古典车手们的世界杯,能在这里加冕将会为职业生涯填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比赛的前一个小时主车群没有放跑任何一名车手,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被主车群逐一化解,直到第一段石头路来到前,一个由9名车手组成的小集团得以逃脱,后方的主车群也随之发生了分裂,形成了一个14人的追击集团。斯特凡·金(Ag2r车队)、马泰奥·特伦汀(绿刃车队)、兰帕特、波利特等人赫然在列,在后方的努力追击下,前方的两个集团在比赛进行了近100公里后合并了,手握46秒的优势。

1142623311_1555249249.jpg

可主集团并不打算给前方突围集团留下获胜的可能,在博拉车队、崔克-世家兰铎车队等多支车队的联合追击下,前方23人的突围集团手握的优势被不断减少,摔车事故撕裂了正在追击的主集团,当前方的突围集团被追回时,整个集团只剩下了约80名车手,此时距离终点还有约120公里。

在阿伦堡森林的石头路上,范阿韦马特骑在了最前,试图通过加速进一步对车手们进行筛选,范阿特在途中遭遇机械故障,和队友换车后起身追赶,在队友的帮助下回到了最前方,但是在更换了自己的备用车后不久,他在过弯时滑出了赛道,又一次开始追赶前方。在多次强力的加速筛选下,前方集团还剩下不到50名车手,独自追赶的范阿特落后着近40秒。通过最后一个补给区,波利特发动进攻,吉尔伯特和吕迪格·泽利希(博拉车队)随即跟上,三人很快追上了先前突围的韦斯利·克莱德(旺蒂车队),与后方拉开了一些距离。

萨甘在随后的4星石头路上发动了进攻,从主集团中带出了范阿特、兰帕特、范马尔克(英孚教育车队)等人,追上了前方的吉尔伯特和波利特,此时距离终点还有50公里左右。最终的争冠集团在著名的蒙桑佩维勒里产生,兰帕特的加速让前方只剩下6名车手,他们领先着后方集团超过半分钟的优势,范阿韦马特和斯泰芬尝试了追击,但是斯蒂巴将他们的进攻全部化解。毫无疑问,6人小集团将决出最终的冠军。

1142657002_1555264640.jpg

1142627367_1555255520.jpg

吉尔伯特在距离23公里处的进攻带出了萨甘和波利特,前方6人集团一分为二。在通过倒数第五段石头路后,范阿特掉队,前方的车手们又骑在了一起。在5星难度的大树十字路口路段,占据人数优势的快步车队先后进攻,萨甘稳稳的跟在后方。来到下一段石头路,波利特开始发力,唯一能跟上的只有吉尔伯特,二人一直配合到鲁贝竞技场,在最终的角逐中,吉尔伯特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力压波利特,高举双手过线。兰帕特在队友突围后,也从后方的三人小集团中突围,为前方的吉尔伯特减轻了压力,最终取得了第三名。

在通过终点线后,吉尔伯特紧紧抱住了在终点等待他的车队经理勒菲弗尔,瞬间便红了眼眶,还有3个月,吉尔伯特就要年满37周岁,这样一位“高龄”的老将,还有多少次获胜的机会呢?他在鲁贝竞技场赢下了自己的第四项五大古典赛的冠军,成为了现役车手里唯一一位获得过四项五大古典赛冠军头衔的车手,上一个达成这一成就的是爱尔兰名将肖恩·凯利(Sean Kelly)。

1142675594_1555269961.jpg

1142651677_1555264620.jpg

1142641025_1555256161.jpg

加上刚赢下的巴黎-鲁贝,吉尔伯特的五大古典赛荣誉包含了环伦巴第(2009、2010),列日-巴斯通-列日(2011),环弗兰德斯(2017),吉尔伯特还差一场米兰-圣雷莫的胜利便可以完成五大古典赛大满贯,对此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我仍然拥有赢下所有五大古典赛的梦想,这听起来非常疯狂,它激励了我十年,让我一点一点的去接近它。”吉特波特说道,“三年前,我决心接受这一挑战时,人们说鹅卵石不适合我。然后我赢下了环弗兰德斯,现在我又赢下了巴黎-鲁贝。我已经完成了向石头路车手的转变,现在的我和以前完全不同,我很高兴我能做到这些。”

一周前,疾病未完全恢复的吉尔伯特在环弗兰德斯表现不佳,状态成迷。在一周后的巴黎-鲁贝,在这场世界上最艰苦的单日赛上,他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告诉世人,自己还是曾经的那个吉尔伯特。现在他距离五大古典赛大满贯只剩下一场米兰-圣雷莫,明年,吉尔伯特和快步车队会实现奇迹吗?

1142671754_1555269931.jpg

1142650453_1555264677.jpg

1142651661_1555264615.jpg

1142652315_1555264625.jpg


编辑:汤友文

图片来源:Deceuninck - Quick-Step Cycling team


2019 巴黎-鲁贝 北方地狱 吉尔伯特

上一篇:五彩斑斓的儿童世界 国际自行车车迷健身节(成都·大邑)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