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尼斯S7终结束 金塔纳单飞获胜沙赫曼问鼎总冠军

   2020-03-14 23:24

3月14日,2020年巴黎-尼斯迎来了本届赛事的收官赛段。根据原先的计划,本届赛事将进行八个赛段的争夺,然而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欧洲的蔓延以及各国之间日渐严格的防控措施,本届巴黎-尼斯被缩减为7个赛段。在收官赛段中,来自阿凯阿车队的奈洛·金塔纳(Nairo Quintana)凭借着最后时刻的进攻成功单飞,拿下了本赛季个人第三场单站胜利。来自太阳网车队的蒂什·贝诺特(Tiesj Benoot) 取得单站第二,安盟-FDJ车队的蒂博·皮诺(Thibaut Pinot)取得单站第三。

总成绩方面,博拉-汉斯格雅车队的马克西米利安·沙赫曼(Maximilian Schachmann)以27小时14分23秒的成绩问鼎总成绩榜,贝诺特和英孚教育车队的塞尔吉奥·伊基塔(Sergio Higuita)分获总成绩第二、第三。

各色荣誉衫方面,沙赫曼获得总成绩黄衫,贝诺特夺得冲刺王绿衫,伊基塔取得新人王白衫,爬坡王圆点衫由科菲迪斯车队的埃代获得。

金塔纳终于发力

作为收官战的第七赛段全长166.5公里,是本届赛事唯一一个山顶终点赛段。本赛段共有2个1爬坡点和2个2级爬坡点,2个途中冲刺点分别设在134.5公里和159公里处,车手们将在最终的1级坡上决出胜负。

ETEO2o7WAAAr-yw.jpeg

阿拉菲利普、德根特在内的6名车手参与了今天的突围,他们在前方和主车群的时间差距被控制在3分钟以内,随着后方博拉-汉斯格雅车队、太阳网车队、英孚教育车队的联合追击,他们的优势逐渐被削减。最终,前方突围的选手只剩下“突围艺术家”德根特,他和后方追击集团的秒差维持在30秒内。

巴代在追击过程中做了一次进攻,但GC集团在波特的带领下成功化解。随后金塔纳再攻,直接改变了本场比赛走向,他很快追上了前方的德根特,顺势单飞并取得胜利。

“我们有非常高的激情去参与竞争,并努力工作。在车队的通力合作下我们追回了突围车手,然后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并不能撼动GC榜,因为之前在摔车中我损失了大量的时间。所以我知道今天我必须进攻,为车队带来快乐。因为队里的每个人都非常努力,这是给车队上下所有人的礼物。”金塔纳说道,“在比赛结束后我将回到家乡,和家人共度时光,并与他们共克时艰。我们都知道现在世界上正发生着什么,比赛今天结束了。但回去之后我将会被隔离,以排除感染病毒的风险。我认为当前我们应该听取当局的建议,以免情况脱离控制,这样我们才能更早的回归工作。”

在金塔纳单飞后,贝诺特的加速让沙赫曼等人无力招架,成功逃脱,但后方的尼巴利、沙赫曼等人并没有让他拉开差距,沙赫曼所在集团落后贝诺特10秒过线,成功守住黄色领骑衫,问鼎了本届巴黎-尼斯的胜利。

“这真的太难了,我想你也见到了我的队友们有着多么出色的表现。我们三人控制着追击,对我来说真是一段非常艰苦的经历。老实说,在最后三公里我仿佛经历了地狱般的痛苦,在过线后又仿佛来到了天堂。大腿上的每一分痛苦都是值得的。”沙赫曼在赛后说,“这是我职业生涯的第四年,巴黎-尼斯的胜利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为伟大的一场胜利,也是里程碑般的胜利,这样的感觉太好了。过去的多年中大家都在质疑我是否可以成为一名GC车手,但成为一名GC车手确实是我的梦想。我终于实现了,我赢下了这项最负盛名的一周赛。”

ETFCHrvX0AEeGI8.jpg

巴黎-尼斯背后的斗争

在过去几日的战报中,我们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占据着一定的篇幅。的确,远离欧洲大陆的我们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报道这场疫情对自行车赛事的影响。随着欧洲各国陆续出台严厉的疫情防控措施,这项唯一正在进行的自行车赛事以及身处赛场的车手及工作人员们,无疑是最让广大车迷们所牵挂的。我们并不知晓在未来的数月中是否还能在网络直播中见到这些熟悉的车队和车手们,但他们生命安全一定是实现“重聚”的前提条件。

就在昨日,法国总理宣布将暂停国内100人以上规模的集会。与此同时,法国自协也表示他们将暂停境内所有自行车赛事。可在第六赛段结束后,巴黎-尼斯的组织者表示,他们将会按修改后的赛事计划进行,即在第七赛段完成后结束这项赛事。在法国自协发出第一份声明的46分钟后,他们在补充声明中表示赛事禁令只针对于业余自行车比赛。也就是说,他们不能终止巴黎-尼斯第7赛段的进行。

第六赛段结束后,已经有车手表达了对组委会的不满,本土选手巴代表示了对组委会所作所为的不理解,当大家都在抗击疫情时,组委会仍置若罔闻般的继续开展赛事,这并不是负责的行为。

由于车手们及一些车队选择退赛,本赛段开始前,主车群只剩下92名车手,低于当局所规定的“100人以上规模集会”。然而这并不能成为组委会“合法”开展赛事的理由,现场的工作人员以及车迷人数是远远超过规定数字的,这样的行为只会给民众以及主车群带来危险。

尽管在本届巴黎-尼斯开赛前,组委会已经出台了疫情防控的相关措施,但在比赛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车手会随地丢弃水壶,起终点及颁奖区有人员聚集的情况,组委会并没有将自己制定的措施严格加以执行。而且根据特普斯特拉在比赛早期于个人社交媒体上的爆料,组委会承诺若发生感染病例,车手们将不会遭受两周的隔离。

作为一个国际顶级的体育赛事公司,在疫情当前,ASO在本届赛事上的一些做法未免显得有些“自私”,同样令人无法理解。但好在本届巴黎-尼斯终于在本赛段后落下帷幕,但愿所有参加比赛的车手及工作人员们能够平安,早日和车迷们“重聚”。

ETDwXZZXgAAjjnh.jpg

编辑:汤友文

图:ASO


巴黎-尼斯 金塔纳 沙赫曼

上一篇:巴黎-尼斯S6丨贝诺特单飞取胜 众多坏消息纷至沓来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