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过着如恐怖电影般的生活” 新冠疫情下的自行车运动

   2020-04-02 16:40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似乎并没有在4月到来之时放慢扩散的势头,2020年的开局对于诸多行业而言就像是一场灾难,自行车运动亦在其中。赛事全面停摆,商业投入无法得到回报,如今,没有人敢于对未来做出任何承诺,哪怕是从长远的角度……

由疫情引发的危机已然开始蔓延到车队内部。世巡赛车队阿斯塔纳已经正式宣布全体人员(车手+工作人员)降薪30%,直至比赛重新恢复,而此前,比利时乐透车队以及旺蒂车队(洲际职业队)也采取了相似的应对措施。

在西班牙,形势显然更加棘手。随着西班牙确诊病例已经突破10万,各队在应对经济危机的同时还不得不时刻关注着队内人员的健康问题。“毫无疑问,我们过着如恐怖电影般的生活。”布尔戈斯BH车队经理朱里奥·安德烈斯·伊兹奎尔多(Julio Andrés Izquierdo)、西班牙农业银行车队经理胡安玛·埃尔南德斯(Juanma Hernández)以及巴斯克电信车队经理赫苏斯·埃兹库尔迪亚(Jesús Ezkurdia)这样说道。

如今的西班牙车坛拥有四支高水平职业车队(顶级车队+洲际职业队),其中,顶级车队移动之星有稳定的电信行业大金主做后盾,而相比之下,疫情对于三支洲际职业队的影响显然要更加明显。

Plantilla_Burgos_BH_2020_2.jpg

布尔戈斯-BH车队成为第一支被迫采取行动的西班牙职业车队,他们已经为全部20位车手及6位工作人员提交了临时雇员条例(ERTE)申请。“整个布尔戈斯体育圈几乎都这样做,我们同样别无选择,赞助商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伊兹奎尔多给出了相应的解释。不过,幸运地是,尽管申请了临时雇员条例,布尔戈斯BH全队上下在接下来依然能够拿到原有的工资数额,但社保部分将由国家来承担,不过,对于这支年预算不足300万欧元的洲际职业队而言,他们如今能够省下的每一分钱或许都将在日后起到关键作用。

西班牙农业银行车队和巴斯克电信车队的经济状况似乎稍好一些,尽管拥有近30名持固定合同的雇员(车手+工作人员),但他们倾向于坚持扛过这段艰苦的时期。“我们尚未打算提交临时雇员条例,不过,如果赛事迟迟无法重启,我们或许需要重新考虑一些问题。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并没有身处绝境,赞助商也没有向我们施加额外的压力。”西班牙农业银行车队经理埃尔南德斯说道。而巴斯克电信车队经理埃兹库尔迪亚则将目光投向了“5月15日”——这个决定今年环法能否如期举行的关键时间点。“毫无疑问,届时,我们就能够知晓什么时候可以重返赛场。在公路自行车领域,环法永远是其中的核心,只有当环法确定开赛日期之后,国际自盟才能以此为参考来重新安排赛历。”

3661-2441-2.44368107.jpg

尽管业界在面对公路自行车职业赛事能否在2020赛季重新启动的问题上持相对乐观态度,但埃尔南德斯警告说,“即便恢复比赛,相关机构也将优先为顶级赛事重新安排时间,而这将进一步“损害”包括洲际职业队在内的小车队的利益,毫无疑问,我们将失去更多在赛场上亮相的机会。”埃兹库尔迪亚对埃尔南德斯的观点表示赞同,“一些小型赛事能否举办对于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小比赛才是非顶级车队赖以生存的基础。在西班牙,我们只有三场世巡赛——环加泰罗尼亚、环巴斯克以及塞巴斯蒂安经典赛,而如果你将环卡斯蒂亚莱昂、环马德里、环阿斯图里亚斯、环阿拉贡甚至环布尔戈斯都安排在年末举行,形势将变得非常复杂,赛事主办方或许会失去办赛的动力,以环阿斯图里亚斯为例,他们已经将目光彻底投向了2021年,因为他们不希望在不被重视的情况下投入过多精力。”

埃兹库尔迪亚同时透露,目前,各支洲际职业队已经向国际自盟建议在世巡赛重新恢复之后增发外卡,而这一提议也得到了所有顶级车队的支持。事实上,相比于短时间内的赛事停摆及赛历缩水,人们更为担忧的是此次疫情可能导致广泛的社会和经济危机,而这也将直接影响到整个自行车运动。

ES2hmF0WAAELpoy.jpg

“当疫情结束之后,我们需要仔细清点一下各自手中还剩下哪些资源,因为对于赞助商而言,自行车或许将不再是优先选项。”埃尔南德斯这样说道,“我们在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中曾失去很多东西,如今,我们面临相似的状况,这对于刚刚有所起色西班牙车坛乃至整个自行车运动或将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当然,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继续耐心等待,不过,如果那些小比赛在接下来因为经济原因而纷纷停办,我们就都完蛋了……”

伊兹奎尔多同样也持相似的观点,“如果没有比赛,就不会有车队的生存空间。”尽管如此,这位布尔戈斯BH车队经理依然愿意相信他们即将面临的问题不可能比12年前更糟。“事实上,在2008年的时候,我们收到了更严厉的危机预警。”

而巴斯克电信车队经理埃兹库尔迪亚则将目光投向了整个体育界,“这不仅仅是自行车运动将要面对的困境,所有与竞技体育相关的运动都是如此。让我们做最坏的假设,如果我们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无法举办任何体育赛事,那么,好吧,我们还能勉强承受损失,然而,如果这样的状况持续到明年,那将是一场灾难,没有人能够从中幸存。即便我们有赞助商合同在身,但事实就是我们无法制造出任何实物商品,我们不过是在为各种品牌打广告,如果比赛因为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或出现反复而长时间停摆,那么,我们(指体育团队)是否还有存在的理由?”

1516048606_035891_1516050054_noticia_normal.jpg

除去对于未来的担忧,车队经理们还面临着更加现实的问题。以西班牙农业银行车队为例,25%的车手合同将在本赛季结束之后到期。“对于这些车手而言,接下来的任务将十分艰巨。”埃尔南德斯表示,“由于没有比赛,他们失去了证明自己能力和价值的机会,而车队方面也无法对这些人做出客观、准确的评估,即便赛事在今年晚些时候重启,很多车手的状态也极有可能因为这段空白期而受到影响……”埃兹库尔迪亚则考虑得更为长远,“那些将要步入职业车坛的U23车手又该何去何从?由于(停赛)缺乏衡量(状态)的标准,绝大多数人可能需要再等一年,他们将为此付出更大的牺牲,包括经济方面……我担心不少人或许会因此放弃自行车运动,毕竟他们不能把自己全部的人生前途拿来做赌注……”

“长久以来,我们这项运动之所以能够生存正是因为那些热情的车迷不惜在早上6点钟起床从巴利亚多利德(西班牙中部城市,卡斯蒂亚莱昂自治区首府)前往阿拉瓦(巴斯克自治区南部省份)来观看比赛,还有那些在家人的陪伴下前往各地参赛的孩子们。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予他们继续坚持这份情怀的理由。”埃兹库尔迪亚不无感慨地表示,“如果我们不能比赛,那么,对于这些人而言,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又有什么意义?毫无疑问,如果没有一定数量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就无法形成完整的后备力量培养体系,(青少年)车队的数量也会随之不断减少。总之,如今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场疫情能够尽快过去,但愿这一次,我们面前的昂格里鲁(Angliru,环西班牙自行车赛中传奇的高难度爬坡)不要太过艰难。”

w1240-p16x9-000_1Q71O0.jpg

文:苏家颖

图:资料图片

上一篇:气质拿捏得死死的 搞笑德根特晋身为网络段子手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