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环鄱精英赛丨人物(一)

   2020-12-07 02:29

转眼,历时近3个月的2020年“中国体育彩票杯”环鄱阳湖自行车精英赛在上周日落下帷幕,这届业余赛的时间跨度之长,比赛站点之多,在国内业余赛中并不多见。自国庆假期结束后,这届比赛迎来了连续8个周末办赛的考验,对于比赛工作人员、参赛车手以及与这项赛事息息相关的人员来说,连续8个周末的“工作”成为了他们在本届环鄱精英赛的重要回忆之一。在这届赛事期间,我们找寻到了这些与赛事有关的人们,让他们谈谈对本届环鄱赛的看法与展望。只要你参与过本届环鄱赛,你多多少少都会认识或面熟这些人们,这些人和他们背后的团队组成并充实了这届环鄱赛,跟随文章一起,认识这群可爱的人。

裁判组——宋斌:“比赛越来越热闹,希望能一直办下去。”

DSC_7047.jpg来自南昌的宋斌在本届环鄱精英赛中担任着赛事裁判,负责着江西本土裁判管理等工作。在比赛开始前,宋斌和他的团队成员进行着赛事检录,而在比赛发车后,他们又搭乘着赛事摩托跟随集团进行着裁判工作。在最后一站赛前的空隙,宋斌接受了我们短暂的采访,对于这场比赛,宋斌说:“经历这11站比赛,随着比赛深入感受到现场越来越热闹的氛围,选手们也有着更高的参赛热情,同时与之增长的还有裁判员的执裁水平,我们得到了进一步的锻炼。”

本届环鄱赛的裁判员团队由江西裁判员与外地裁判员团队共同组成,江西本土在过去几年中培养了相当数量的自行车裁判员,而这一年的环鄱赛成为了最好的“练兵场”。在经历了这场考验后,宋斌和本土团队更有信心去执裁下一年的环鄱阳湖系列赛事,同时在赛事裁判工作中承担更多责任。

“这次比赛我们和外地裁判员的团队配合日渐默契,这届比赛是江西省在新冠疫情下举办的大型赛事,这很不容易,考验着各方的能力。作为一名裁判员,我和团队全力保障比赛顺利且公平的进行,比赛的最后一站我非常感谢各地协会派出的裁判员,他们付出了很多,同时非常认真,积极性非常高。”宋斌这样说道。

DSC_7066.jpg“我希望比赛能一直办下去,带动江西全民健身的热情,展示江西的风土人情。”

场地组——戴建平(表哥):“为了比赛顺利完成,起早摸黑。

DSC_7048.jpg这是一群极容易被忽略,但对赛事来说不可或缺的人。在比赛的前一天他们便要出现在赛场,进行赛道搭建工作。为了不影响交通,他们往往会在深夜结束这些繁琐的工作,而等赛事结束后,他们又会以极快的速度将赛道恢复到日常的样子。这群人做的工作神神秘秘且不可或缺,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在几点钟开始或是结束工作,但在比赛开始前我们所见到的所有赛场元素,都与他们有关。他们的名字叫做——场地组。

来自吉安的戴建平的微信名叫做表哥123,我们都叫他表哥。在赛场碰面的机会不多,倒是在餐厅偶遇过几回。九江西海站结束后,表哥说:“有时间给我们场地组写一篇。”

在最后一站我拦住了他,当时他扛着水马从远处走来,抓拍几张后觉得没有达到效果。于是和表哥说:“我给你拍个特写。”他在充气拱门前站的笔直,腼腆地笑着。

自2014年开始为环鄱赛进行赛道搭建工作,表哥在而后的多年都一直在为环鄱赛服务。但他的环鄱的羁绊并不是从2014年开始的,“我参加了最早的两届环鄱赛,那时候我还是个车手。”

场地组的工作确实辛苦,起早贪黑,只为保证赛道顺利搭建,有时碰上交通管制,他们需要在非常极限的时间里完成物资撤场的工作。这一年的环鄱尽管是业余赛,但是由于时间跨度太大,实际的工作也并没有比原来的环鄱正赛轻松。

“为了保证比赛顺利完成,大家都起早贪黑,大概每站比赛日当天5-6点就需要出门工作。”表哥说,“时间跨度确实大,四处奔波有些辛苦,转场给人带来太多的疲劳感。”

“今年的业余赛比往年都成功,因为规模摆在这里,是江西最隆重的业余赛事。同时因为只限江西本地户籍,外省的选手无法参赛。往年业余赛中本土选手参赛的并不多,可是这一年大家热情很足。”

至于来年的赛事,表哥说:“希望赛事不要再有如此紧密的赛程,一个月一场会是不错的选择。”

接待组——刀刀(天珺体育):“很开心,又很舍不得。”

DSC_7068.jpg

在本届环鄱落幕的这一天夜里,刀刀的朋友圈更新的动态写着:“这一晚又哭又笑的,太逗了!”,配图是她和天珺体育的小伙伴们在比赛结束后的舞台合影,她特意把自己和搭档小丽子截了出来,这两位身着紫衣的姑娘满脸“被迫营业”的表情,但手还是比出了大拇指,十分可爱。

当我提出采访要求时,刀刀说:“啊,不行,我说不来。”但当打开手机录音功能时,刀刀立刻正经了起来。“啊,最后一站了,真的很开心,但又舍不得。又一次要和江西的车友们分别了,但希望明年我们还能再相聚。”过去的几届环鄱赛中,刀刀一直作为接待组的成员出现在赛事中,而这一届特殊的环鄱赛,刀刀负责的不单单是接待工作。她组建了环鄱赛车手微信群来及时发布赛事通告,在手头没有工作时,她会和车友们闲聊,话题包括不仅限于之前作为车手征战四方的日子。

自打9月离开深圳,刀刀一直跟随着比赛在江西出差,如今赛事结束,她终于可以回到深圳,放松一下因为比赛紧绷着的神经。“真的太轻松了,随着比赛结束,一切的工作也都结束了,终于可以回深圳了。”

摩托车手——乐新平(南昌佰润机车团队):“这场比赛对我提升太多。”

DSC_7079.jpg在本届环鄱赛中,南昌佰润机车团队为赛事提供着摩托保障服务,承担着赛道引导、裁判以及媒体摩托的工作。来自抚州的乐新平跟随摩托团队成为了本届环鄱赛赛事摩托车手之一,这是他首次参与赛事摩托保障工作,在经历了11站比赛的工作后,乐新平说:“这场比赛对我提升太多。”

由于本届环鄱赛连续周末办赛的特殊性,乐新平和佰润机车的伙伴们需要在这些周末来往于赛场和居住地之间,骑着摩托在这段赛事旅程中将“足迹”遍布江西,这的确是很令人疲劳的旅途。而这一点对于乐新平和他的伙伴们来说,这段旅程似乎充满了乐趣。

对于抛出“你对赛事有如何看法?”之类的问题,这位“铁骑”开始变得有些腼腆,他说:“这届比赛的赛道设计非常合理,路上景观也非常美丽,这场赛事的种种,我都表示非常满意。”

而对于来年可能举办的正赛,乐新平似乎很是向往。“希望能组建一个更为专业的摩托保障团队,经过这届比赛,我的驾驶技术有所提升,同时对比赛的理解也在加深,希望下一年会更好。”

媒体——许南平(江南都市报):“‘环鄱人’在呵护着这个十一岁的小男孩”

DSC_7178.jpg跟随环鄱赛拍摄多年的许南平一步步看着环鄱走到现在,由于疫情影响,环鄱正赛没能如期进行,和往年长达半个月的出差不同,由于时间跨度大的赛制,出差的时间被分布在连续周末,但许南平一站都没落下,和过去的多届环鄱一样,这一次他又跟随着环鄱走遍江西各个地区,记录下环鄱的美好瞬间。

在许南平眼里,环鄱赛像是个小男孩儿,在他出生后的这11年里,无数的“环鄱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呵护着这个小男孩儿,以无比热情的投入,和环鄱赛一同成长了起来。

赛事运营方——沈红斌(江西省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环鄱精英赛给了我们很多信心。”

DSC_7193.jpg作为赛事的运营方,江西省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在本届环鄱赛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和赛事相关的方方面面都与这家公司有关,手握着“环鄱阳湖自行车大赛”这个已经运营10届的赛事IP,在这一届的赛事中出现不一样的东西,相较于之前每一年9月进行的环鄱正赛,这一年的环鄱精英赛更像是一种新的尝试。尽管都是自行车比赛,但面对专业选手和业余选手,需要优化和改变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赛制而已。在颁奖典礼结束后,江西省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沈红斌先生与我在舞台前进行了简单的采访,谈到如今和未来。

“首先,我对今年的比赛基本达到了预期,看到了体育与旅游,体育与当地文化的融合,在比赛的进行中我也看到了参赛选手对比赛的热爱,还有景区对赛事的热情支持。我感觉以前没有被完全挖掘出来,但是通过这次环鄱精英赛,一些好的东西被释放出来,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沈红斌说。“通过这次比赛,我对明年更具信心。”

鄱阳风速车队在本届环鄱赛上参与热情非常高涨,而来到环鄱的最后一站,来自鄱阳的车友们带上了“2021环鄱赛,大美鄱阳欢迎您!”的横幅,现场车友们很是配合的在横幅上签上自己的姓名,鄱阳的车友说,他们想把这条横幅带回去请示当地,希望能争取到环鄱“重回”鄱阳的机会。2010年,首届环鄱阳湖的第4赛段来到了鄱阳湖湿地公园,这也是环鄱赛历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来到鄱阳县城,当这项赛事在全江西车友圈“爆红”,他们都盼望“环鄱阳湖”能回到鄱阳。

“明年可能不会拘泥于区域地市,只要有兴趣举办的,我们都会全力支持。”沈红斌说,“鄱阳车友们的热情给了我们很多触动,我觉得环鄱精英赛是非常有生命力和吸引力的。”

“这届环鄱精英赛给我的另外一个印象是逐渐的专业化,有的获奖选手在第一站甚至不会开香槟,但现在都已经很熟练。不仅仅是这些获奖选手,参与选手的水平也在提高,看到了一些出色的团队配合,看到了一些俱乐部的出现。我相信这项比赛会极大地推动江西省自行车运动发展,各承办地围绕着环鄱赛建设了自行车营地项目,促进着自行车与旅游产业的结合,我觉得也是推动了当地服务产业经济的发展。”

对于未来的环鄱赛,沈红斌充满了期许:“我希望通过环鄱赛成为展示江西美好景色、展示文化风貌的大平台。”

编辑:汤友文

图:汤友文

环鄱精英赛 环鄱阳湖赛

上一篇:2020环鄱精英赛丨收官和新的期待 上饶·三清山站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