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四姑娘山熊猫大道自行车赛的虐与美 感受人间值得

   2021-09-13 16:03

“老板,你知道周末大概什么天气吗?”

“不定。”

“这里的天气预报准吗?”

“不定的意思就是高原的天气你说不准。”

当我们一行人从上海飞往成都,然后驱车翻过4000米的巴朗山隧道,九九八十一拐到达此次四姑娘山熊猫大道公开赛所在的阿坝小金县时,我最担忧的依旧是当地的气候,而不是高原反应。因此,在来到四姑娘山之前,我已经把抓绒长裤、抓绒夹克、三套夏季骑行服、两套抓绒腿套袖套全都带过来了,当然还有我最爱的一件Specialized防风雨衣。做好万全的准备,什么天气都不用愁了。

20210910-IMG_8326.jpg20210910-IMG_8274.jpg

| 陈主任的高原必备。IMG_5841.jpg

不过,同行的SRAM亚洲区市场部经理徐俊一,去年5月曾到访于此,此前剧烈的高原反应,让他一直小心翼翼。在开车的路程中,他也一直在和我们分享抵抗高反的经验:千万别洗澡,容易高反;如果要洗澡,那就别洗头,容易高反;房间里可别开空调,容易高反。

虽然此前曾经到过贡嘎骑车,并在当地4500米的垭口和朋友还二货般地比拼了一把100米,但我们并没有任何高原反应,只是因为高原空气稀薄而带来了强烈的气喘反应。虽然对自己在高原的状态已有心理预期,不过没有太多高原骑车经验的我,依旧胆战心惊地度过了自己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四姑娘山镇的第一晚,当然没有洗澡,没有开空调。

参加过上一届四姑娘山熊猫大道自行车赛的袁珑浩,在骑到4481米的巴朗山垭口时,感觉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类似于痴呆的状态,当赛事摄像组的文鼎过来询问他的状况时,他仿佛不认识了一般,一句话不说。

高原骑车,似乎被他们说得非常可怕,很好奇自己在骑到巴朗山垭口会是神马反应。不过,感觉就像老天爷赏饭吃,我和此次作为特约摄影的小潘潘在高原没有任何反应,一觉醒来舒爽无比,而徐俊一则出现了头疼,反复地冒冷汗和热汗,并出现了呕吐现象,典型的高原反应。不过,还好,我们俩人都顺利完成了两天的赛事,而徐俊一更是破天荒地从高反中恢复了过来,第一赛段和第二赛段的表现天差地别。看来,提前一天来到高原适应当地的海拔和气候还是很有必要的。

20210910-IMG_8196.jpg

| 在拿到赛事号码牌之前,所有参赛的车手需展示抓绒夹克、长袖手套、锁鞋等骑行、保暖装备,以确保你在赛事中有足够的保暖装备。

20210910-IMG_8303.jpg

| 巴朗山垭口是第一赛段的终点,4481米的海拔是每一个参赛车手需要接受的挑战。

20210911-IMG_8583.jpg

和赛事前三名的邵俊旗(上一届比赛总冠军)、巴斯和周庄忱之间的大神决战不同,我们此行就是菜鸡互啄,尤其是和徐俊一。此前,我在江浙的爬坡中都是被他虐得死死的,而现在换到了高原,也让我体验了一把虐他的快感。接下来,我们也将从徐俊一的角度来回顾这两天的比赛,而他从高反的不适中完成第一赛段,再到第二日的全力爬坡,也能给很多希望来参加比赛,但又顾虑高反的朋友们一些难得经验分享。

20210911-IMG_8886.jpg

徐俊一:三五好友 一起感受人间值得

在这次赛前,我有五次上到3000米以上海拔的经历,并经历了四次高反。所以对于这次比赛, 我的主要目标是尝试适应高海拔并顺利完赛。并且,这一次我带了捷安特的TCR Pro作为参赛战车,舒适的几何让我的呼吸可以更加轻松顺畅,半内走线的设计也让整车的打包省了不少事。

20210911-IMG_8560.jpg20210911-IMG_9495.jpg20210911-IMG_9220 2.jpg20210911-IMG_8700.jpg

提前两天到达了四姑娘山镇,在坐车越过海拔大约4000米的巴朗山隧道时,我身体并未有太严重的反应,当时以为我这次将能够轻松适应高海拔。可万万没想到,就在当晚入睡后,凌晨一点半我被头痛痛醒,并且有阵发性的高热,身体大量出汗。这时我能做的就是喝水补充体液。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早上,头晕和虚弱感环绕着我,并最终把前一天的晚餐吐了个干净。

这时的我并不想吃任何的东西,但自己知道完全不摄入任何食物是不行的,必须要补充容易消化的食物并补充水分。而且由于呕吐和大量出汗,身体很可能处在电解质失衡的状态。因此我的整个饮食策略就是依靠焦糖饼干,迪卡侬的能量果冻和热水补充能量,并同时摄入盐丸补充电解质。就这样到了晚餐,我感觉好了很多,也应着朋友们的邀请去吃了清汤的火锅。

为了防止高原反应的反复,我基本上只吃了水煮的蔬菜,喝了点汤,肉几乎没有碰。随后的第二晚,我依旧出现了阵发性高热的情况,但是发热的热度明显感觉弱了不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开始适应了!可我仍然不确定能否顺利完成次日的比赛。

第一赛段的早上醒来,我稍微感觉有些头晕,但感觉自己是能骑的,但也知道自己并不在最佳状态。因此在出发后,我严格控制着自己的心率,几乎都控制在150bpm以下,让自己留有足够的体能应对后段的高海拔。当慢慢爬升到3800米以上,我的功率输出越来越低,几乎只能维持80-100w的水平,心率也在140bpm左右上不去,头晕脑胀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而且会感觉到对控车稳定性的下降。

此时我知道自己今天依然躲不过高反的影响,因此我当时完全没有考虑成绩了,只想坚持骑完。最后的五公里,我几乎是靠着潜意识骑完的。来到终点,早已到达的黄主编帮我接过车送去运输,我则直接上了下山的大巴,可不想在4400米的高度呆太久。

IMG_5829.jpg

下午和朋友们在酒店喝下午茶,Specialized市场部经理飞阳来的时候说自己也出现了高反症状。想起了他去年来巴朗山爬坡的时候笑我高反,这次他不幸体验了一把。晚上我们去吃了菌菇鸡汤,感觉肠胃舒缓了不少。当晚我对于高原的不适已经几乎都消失,可不知是因为下午咖啡喝多了的原因还是处于对第二赛段表现的期待,我直到很晚才入睡。因为晚上说了一句话:明天要大干一场,搞得黄主编特别紧张,早早地就鼾声四起,可能也是他的一种战术,扰乱我的睡眠。哈哈,纯粹开玩笑。

次日醒来,感觉还不错,于是我确定了今天要挑战一下自己。从比赛一发车, 我就全力输出,期望跟上尽可能靠前的集团。低头看心率,已经来到了170bpm。今天我并没有以往在高原骑车顶到高心率后出现头痛的感觉,这时能肯定自己适应高原环境了!当天的双桥沟天气也是非常完美,望着远处的雪山,沐着温暖的阳光,再加上适应了高海拔的身体,一切都很完美。最终在谭莘瀚(人称谭BB)的协助下,我第二赛段的排名比第一赛段高了不少。

IMG_5849.jpg20210912-IMG_9876.jpg20210912-IMG_0156.jpg

此次参加四姑娘山熊猫大道自行车公开赛(SIBO),是我第六次上到3000米以上高原,也是我第五次出现高反,非常高兴能够最终适应了高海拔,并顺利完成了比赛。

我想,这场比赛对于自己的意义不只是对自我极限的挑战,更再次加深了我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也留下了与好友们在高海拔你争我斗又互帮互助的有趣回忆。从个人角度来说,四姑娘山熊猫大道自行车赛并不是一个适合自己独自报名参加的比赛,它更适合邀上一众好友,一起感受这人间值得!

20210912-IMG_0184.jpg

写在最后:

总体来说,四姑娘山熊猫大道自行车赛两日的赛段都不算长,第一日决战熊猫王国之巅,33.7公里爬坡,平均坡度4.9%,累计爬升1541米。从海拔2908米的双桥沟景区大门出发,一路攀升至4481米的巴朗山垭口。第二日攀登布达拉,全长34.8公里,平均坡度2.6%,累计爬升980米。从海拔2908米的双桥沟景区大门,一路起伏爬坡至3840米的沟尾停车场。

从第一日的高山、草甸,再到第二天的俊美的雪山与湖泊交相辉映,四姑娘山熊猫大道自行车赛让我们见识到了川西最美的风景。雪山、峡谷、草原、高山湖泊、原始森林和民族风情融为一体,让我们这些久居城市的人类再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风情。

在疫情的这两年,倒是让我有了更多骑车探索国内大好河山的机会。这两年,我去过甘肃的武威,见识过祁连山山脉的壮美;云南的香格里拉,领略过辽阔的高山草原牧场、莽莽的原始森林以及星罗棋布的高山湖泊,如今再来到川西的阿坝州四姑娘山,绝对是视觉上的享受。

有人问我:“四姑娘山熊猫大道的比赛值得再来一次吗?”

“绝对值得,在这样的风景里骑车绝对是一种享受,一年里能有一次这样的高原骑行经历,绝对的是一种享受。即便是超虐的爬坡在等着你,但当你气喘吁吁地到达山顶终点时,一切的美好都尽收眼底,你也会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20210912-IMG_0248.jpg20210912-IMG_0245.jpg20210912-IMG_0272.jpg20210912-IMG_0358.jpg

文:选锦 / 徐俊一

图:四姑娘山熊猫大道自行车赛组委会 / 潘仲夷 / 何鑫

四姑娘山 巴郎山 爬坡赛 公路车

上一篇:Zwift Academy回归 成为职业车手的机会又来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