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frame scr="*.html"></iframe> </noscript>

解析女子公路自行车运动发展前景

   2015-12-10 16:09

在美国本土举行的一次年轻车手培训期间,曾有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具备成为职业自行车手潜力的女孩被告知她在快餐厅的工作能给她带来比职业车手更多的薪水,最终,这名女孩放弃了成为职业车手的念头……

20144605-237780.jpg

       2014年7月27日中午,巴黎上空的阳光格外明媚,距离2014年环法自行车赛落下帷幕还有短短几个小时。届时,香榭丽舍大街将被车迷们热情的欢呼和尖叫声所笼罩;洒落的啤酒和香槟将流淌在每一处鹅卵石的缝隙;守候在终点处的数以百计的媒体记者将翻越他们身边的围栏,涌入这条举世闻名的街道,记录着令在场每一个人都难以忘怀的场景......

  不过,此时此刻,街道两旁还是空荡荡的。就在十九分钟前,玛丽安娜·沃斯(Marianne Vos)刚刚在这里赢得了一场公路自行车比赛,这也是环法组委会特别为女车手们提供的一次展现自我的机会。不过,当走下领奖台的沃斯在几位提早抵达这里等候环法大军的记者面前停下时,甚至没人注意到这位身着彩虹衫的荷兰女将。

  毫无疑问,这正是女子自行车运动现状的某种真实写照。国际自盟主席布莱恩·库克森(Brian Cookson)曾这样说道:翻开任何版本的报刊,在绝大多数时候,你几乎找不到任何与女子自行车运动相关的消息,我们的媒体需要做出一些改变。然而,当媒体真正开始尝试用同样篇幅分别报道一场女子比赛和一场男子比赛时,两篇文章在公众当中的受关注程度却是大相径庭。以2014年瓦隆之箭古典赛(La Fleche Wallonne)为例,在同一家网站上,有关巴尔韦德夺冠的赛后报道的点击次数超过11500次,而仅有3000人选择去阅读法国女将保琳·费兰德·普沃特(Pauline Ferrand-Prevot)的新闻……

  长久以来,诸多业内人士心中始终萦绕着这样的困惑:与蓬勃发展的男子自行车运动相比,女车手和女子比赛极少被人所关注。那么,女子自行车运动接下来又该何去何从?

GRGY_475317847.jpg

48E5.tmp.png
  在美国本土举行的一次年轻车手培训期间,曾有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具备成为职业自行车手潜力的女孩被告知她在快餐厅的工作能给她带来比职业车手更多的薪水,最终,这名女孩放弃了成为职业车手的念头。这完全合乎情理。

  在公路自行车领域,一位效力于顶级职业车队的男车手的最低年薪为35000欧元。事实上,即便是那些最普通的辅助车手,收入也要远远高于这个数字。而女子方面,由于未设立最低工资标准,我们时常能够听到车手参赛的报酬只不过是往返机票、一些骑行装备、几辆自行车或是少得可怜的奖金。

GRGY_475317848.jpg

  工资收入显然是女子自行车运动发展道路上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但绝非灵丹妙药。库克森曾提议在女子自行车领域同样设立最低薪酬标准,然而面对资金短缺的现实,这位一向热衷于推动女子自行车运动的国际自盟主席也只得将他的想法暂时搁置。“毫无疑问,我们应该通过一项能够为女子职业车手提供必要保障的规则。没错,我们明天就可以表决通过,但这并不意味着500名女车手从明天开始就可以拿到规定的工资。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自行车都是一项昂贵的运动。假定一位女车手的最低年薪为30000欧元,但事实上,如今的赞助商仅能够接受为一支规模不大的女子车队支付每年10万欧的开支,设立薪酬下限的做法只会令原本薄弱的女子自行车运动根基遭受严重破坏,车队方面必须重新考虑增加支出所带来的生存问题,部分车手也会因此失业。现阶段,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想方设法为女子自行车运动吸引更多的赞助商,寻求电视转播商、媒体、公众的关注和支持,只有到那时,我们才有可能改变现有规则,使每个人都从中受益。”

20144605-237785.jpg  另一个备受关注的与金钱密切相关的问题就是男、女车手在奖金分配方面的巨大差异。在2013年新闻报环赛(Omloop Het Nieuwsblad)中,赢得女子组冠军的澳大利亚车手蒂芙尼·克伦威尔(Tiffany Cromwell)从主办方那里得到了270欧,而男子组冠军卢卡·保利尼(Luca Paolini)的奖金则高达65000欧……
  出生于1983年的美国女将伊夫林·史蒂文斯(Evelyn Stevens)曾就职于雷曼兄弟公司。26岁那年,她放弃了在华尔街的事业,选择成为一名全职自行车手。在为Specialized-lululemon车队效力期间,史蒂文斯仔细研究了有关世锦赛团队计时赛男、女车队在奖金分配方面的差异问题,而她也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将自行车运动视作只属于男人的谋生手段,对于女人则不这么认为。我不希望得到施舍,我想要得到真正的报酬,因为我同样在这一领域中创造了价值。我们必须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负责,我讨厌听到这样的说法:‘如果你们和男子车手骑行相同的距离,就可以获得报酬。’好吧,我们无权制定比赛的路线……”尽管对现状有着许多不满,但史蒂文斯仍旧对有机会成为职业车手心怀感激。不过,如果女子自行车运动在短时间内处在一种停滞不前的状况,她会感到非常失望。“这里还存在广阔的发展空间。”史蒂文斯这样说道。

DODP_475317850.jpg

女车手史蒂文斯在计时赛中

1219.tmp.png
  尼古拉·克兰麦(Nicola Cranmer)从一家书店的货架上小心翼翼地取下各种与自行车运动相关的杂志,并细心地数着每一本中关于女子自行车比赛的图片数量。有时候,她能够从中发现两张,甚至五张,但更多时候,却连一张都找不到。“显然,自行车是一项由男人主导的运动。而在幕后,这些男人同样有着自己的母亲、妻子和女儿……我依然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对女子自行车运动不感兴趣。” 克兰麦是Twenty16车队的拥有者和总经理,在过去的10年当中始终从事着女子自行车运动相关的管理工作。克兰麦表示,女子自行车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近年来增设的一些女子单日赛和多日赛使她从中看到了一些潜在赞助商的影子,然而在现阶段,一切还只是停留在感觉的层面。“我身处沟壑之中,我尝试着以各种方式来寻求赞助商。对我而言,这依旧是一件充满挑战的事情,并不比原先容易。在这方面,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20155177-282383.jpg

  不过,克兰麦指出了一条女子自行车运动发展的潜在生命线——媒体。”事实上,我们的领域从来就不缺少故事,然而,却从未真正得到过媒体的关注。这就像是一颗倒在森林里的大树,始终无人问津。”和克兰麦有着相同感觉的还有伊夫林·史蒂文斯,“对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能否在电视画面中出现?我们能否看到更多关于我们的文章?是否存在一种可以持续关注女子自行车运动的方式?”
  纵观整个车坛,如今想要在欧洲以外的国家收看到一场自行车比赛直播,哪怕是巴黎-鲁贝(Paris-Roubaix)这样的男子公路自行车顶级大赛,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对于那些生活在北美、亚洲、大洋洲地区的人们而言,尝试在互联网上搜索一场女子自行车赛在线直播,简直就像大海捞针。“你必须拥有发自内心的强烈意愿,才能寻找到关注这一领域的途径。我想,媒体将成为女子自行车运动走向成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史蒂文斯这样说道。

GRGY_475317849.jpg

1BAE.tmp.png  作为女子自行车运动的倡导者,布莱恩·库克森自担任国际自盟主席以来,推行了一系列措施力图改变女车手暗淡的生存状况。随着国际自盟女子事务委员会的成立和以特雷西女士(Tracey Gaudry)为代表的业内人士的不懈努力,女子职业自行车世界巡回赛(Women's World Tour)将于2016赛季出现在国际自盟赛历中,取代现有的女子世界杯(Women's World Cup)。在新的世巡赛体系下,比赛日将由原先的10天增加到30天,其中包含几场重要的多日赛,同时允许赛事主办方适当增加比赛路线的长度。


  女子世界巡回赛从方方面面吸收和借鉴了男子世巡赛的经验。更为重要的是,为进一步推动女子自行车运动发展,国际自盟要求女子世巡赛旗下的所有赛事的组织者必须对外进行一定的媒体宣传工作。包括使用法语或英语设立官方网站;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创建社交帐号,并在比赛进展的同时通过Twitter向公众及时更新战况。“赛事主办方在媒体宣传方面的能力将成为这一赛事能否最终入选女子世界巡回赛的重要因素。”针对人们普遍关注的女子世巡赛奖金分配问题,国际自盟也已经出台了具体方案。届时,一场单日赛或个人计时赛的最低总奖金额为5130欧元,而在多日赛中,每一赛段的最低总奖金为2565欧元。除此之外,多日赛的组织者还需要向所有参赛车队提供住宿。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可否认,我们已经能够渐渐感受到女子自行车运动在缓慢而不断地向前发展,但就如库克森所言,我们不可能一夜之间彻底改变。

20155145-279819.jpg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

关键词搜索:自行车运动 发展前景 公路

上一篇:说说公路越野“国际化”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