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e Epic后半程各车队大显神通 幕后黑手居然是天气

   2016-03-23 22:18

在Cape Epic前4个赛段过去之后,卡尔·普莱特(Karl Plate)和队友乌尔斯·胡博(Bulls车队)和艾丽娅尼和安妮卡(Spur Specialized车队)分别占据了男女子组的领先位置,而且优势特别明显。

那么最后的总冠军依然留有悬念吗?答案是肯定的,在最后三个赛段中,尼克莱·罗尔巴赫以及马修斯·普弗洛姆尔(Centurion Vaude by Meerendal二队)、帕里克里斯·伊利亚斯(2012年XC马拉松世锦赛冠军)和蒂亚戈·费雷拉(Dolomiti Superbike车队)和Cannondale厂队的曼纽尔·弗米克(Manuel Fumic)和恩里克·阿万奇尼(Henrique Avancini)分别夺取了后面三个赛段的冠军,各车队大显神通。而女子组方面,Sport for Good车队的亚娜·贝洛莫伊娜和萨宾·施皮茨(Magura赞助车手)则在后面三个赛段都如有神助,拿下了最后三个赛段的冠军,第一次参赛就有如此亮眼的表现,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我们也在细究背后的原因,原来“幕后黑手”其实还是南非的天气。当笔者在南非的半个月中,巨大的温差让我深有体会,早上只有12℃,而白天的最高气温则达到了40℃,这让很多还处在冬季的欧洲车手倍感不适,就好像肌肉完全没法被叫醒一样,使不出力量的感觉。Sport for Good车队的亚娜·贝洛莫伊娜便是如此,她在前几个赛段结束之后都浑身乏力,而且伴随着轻微中暑的症状。而当她逐渐适应了当地的气候之后,与自己的奥运冠军队友萨宾·施皮茨在后三个赛段简直无人能敌。

 经验是多次参赛车手最宝贵的财富,卡尔·普莱特(Karl Plate)和队友乌尔斯·胡博(Bulls车队)和艾丽娅尼和安妮卡(Spur Specialized车队)都是多届赛事冠军的获得者,而他们对于天气的预知性与适应性都比第一次参赛的车手要好,所以他们的成绩在前几个赛段都非常突出,并且建立的巨大的领先优势。而当欧洲车手渐渐适应了当地的气候之后,他们的表现就如上所说,各显神通,可惜都已经不能对领先车手造成威胁。

 最终,卡尔·普莱特(Karl Plate)和队友乌尔斯·胡博(Bulls车队)和艾丽娅尼和安妮卡(Spur Specialized车队)分获男女子组的冠军。卡尔·普莱特也成为了继克里斯托弗·索瑟之后的第二位五次夺得该项赛事冠军的车手。而女子组的艾丽娅尼和安妮卡(Spur Specialized车队)则成为了三夺赛事冠军的车手组合。

UCI男子组冠军卡尔·普莱特(Karl Plate)和队友乌尔斯·胡博(Bulls车队),这也是老将普莱特第五次夺得本赛事冠军

   艾丽娅尼和安妮卡(Spur Specialized车队)同样也是三次夺得该项赛事的组合

在队友   亚娜·贝洛莫伊娜逐渐适应了南非的天气之后,她与奥运冠军萨宾·施皮茨的组合开始大发神威,连夺最后三个赛段的冠军

Cannondale厂队的曼纽尔·弗米克(Manuel Fumic)和恩里克·阿万奇尼(Henrique Avancini)夺得了最后一个赛段的冠军,也为2016年的Cape Epic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ACE16_Stage7_GP_33225.jpg


关键词搜索:Cape Epic

上一篇:跟着总统走,FUJI正式牵手古巴国家自行车队
下一篇:SRAM召回ZIPP部分花鼓及快拆产品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