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坎切拉拉 再见 "斯巴达克斯"

   2016-11-16 19:09

CFP495427035.jpg

11月12日,超过6000名粉丝在比利时根特的Kuipke自行车场馆聚集,参加坎切拉拉的谢幕仪式。包括,威金斯(Wiggins)、弗兰克·施莱克(Franck Schleck)、波扎托(Pippo Pozzato)、塞普·范马克(Sep Vanmarcke)等夙敌、好友到场,向这位公路自行车坛的“斯巴达克斯”致敬。

CFP495430133.jpg

在过去的十余年里,法比安·坎切拉拉(Fabian Cancellara)在公路自行车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三座环法兰德斯冠军奖杯、三次巴黎鲁贝桂冠、四枚世锦赛个人计时赛金牌、七个环法赛段冠军使得坎切拉拉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王者。在缔造辉煌的同时,这位有着车坛“斯巴达克斯”之称的瑞士人也经历了许多伤病和挫折,但每一次,坎切拉拉都能从阴影中走出来,重返荣耀巅峰。

在2016年8月举行的里约奥运会上,坎切拉拉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第二个奥运冠军,实现了职业车手生涯的完美谢幕。

CFP495427182.jpgKuipke场馆内打出了再见,坎切拉拉的字样

初露锋芒

16.jpg

在公路自行车领域,法比安·坎切拉拉是公认的天才车手。和许多优秀的公路车手不同,自行车并不是坎切拉拉的最初选择。直到13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坎切拉拉在自家的车库中找到了一辆老式家用自行车,从此,自行车成为了少年坎切拉拉的最爱。

此前一直在接受足球训练的坎切拉拉很快就在瑞士国内的青少年级别比赛中占据垄断地位。

1998年,坎切拉拉夺得了公路自行车世界锦标赛青少年组个人计时赛冠军,次年,他又在世锦赛中成功卫冕。

2000年,19岁的法比安·坎切拉拉成为世锦赛23岁以下年龄组个人计时赛亚军,随后,他来到了马佩-快步车队(Mapei-Quick Step),正是在这里,坎切拉拉迈出了成为一名顶尖公路自行车手的第一步。

在位于意大利北部卡斯特兰察的马佩中心,坎切拉拉进行了一些有关身体指标的测试。“你就是新来的机械师?”队中的老车手们开始与这个当时只有19岁,还略显青涩的年轻人开起了玩笑。

坎切拉拉在2001赛季正式作为职业车手代表车队参赛,而他在职业生涯中的首场胜利来自于在希腊进行的环罗兹自行车赛揭幕战,最终,他还将这一赛事的总冠军收入囊中。

2002赛季,马佩-快步车队将整只队伍分割为两个不同级别的团队,其中顶级车队由25名车手组成,而包括坎切拉拉在内的一些年轻车手则进入到青年队。

当时的马佩-快步青年队可谓云集了众多极具天赋的车手,不仅是法比安·坎切拉拉,波扎托(Filippo Pozzato),罗杰斯(Michael Rogers),埃塞尔(Bernhard Eisel)后来也都成为了各自所在车队的主将。

在马佩公司的负责人斯奎兹(Giorgio Squinzi)看来,坎切拉拉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安杜兰”。 在马佩车队效力的两个赛季中,年轻的法比安·坎切拉拉凭借自己在个人计时赛上的超级实力总共拿下11场比赛的胜利。

至臻飞跃

01.jpg

正当坎切拉拉初露锋芒之时,他所在的马佩-快步车队主赞助商却宣布于2002赛季结束后终止和车队的赞助关系。

2003年,法比安·坎切拉拉加盟了意大利法萨车队,作为副将他赢得了环罗曼蒂亚和环瑞士自行车赛的揭幕战冠军,并在环比利时的个人计时赛段中登上了冠军领奖台。

2004赛季,坎切拉拉终于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的突破,在著名的巴黎-鲁贝古典赛上,坎切拉拉以第四名完赛,而在7月进行的环法自行车赛揭幕战上,他战胜了包括阿姆斯特朗在内的诸多名将,一举夺得赛段冠军并穿上了令无数车手梦寐以求的黄色领骑衫。

坎切拉拉作为夺冠热门之一出现在了2005年巴黎-鲁贝的赛场上,然而,距离终点46公里处所遭遇的爆胎彻底粉碎了他争夺冠军的梦想。最终仅名列第八,比冠军汤姆·布南(Tom Boonen)慢了将近4分钟。

2006赛季,随着法萨车队退出职业车坛,法比安·坎切拉拉与丹麦CSC车队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同。在当年的巴黎-鲁贝开赛之前,坎切拉拉对外宣布这是他步入职业生涯以来进展得最为顺利的一次备战。而在比赛中,坎切拉拉在距离终点还有将近100公里处便发动进攻,迫使第一集团仅剩下17名车手。

随后,当探索频道车队车手古塞夫(Vladimir Gusev)在距离终点17公里处发动进攻的时候,坎切拉拉迅速跟了上去并很快甩开竞争对手独自一人骑行在最前方。

最后的几公里对于坎切拉拉而言就像是一场个人计时表演,在赛道上,他不断拉大与其他车手之间的差距,最终以领先第二名1分半钟的优势当之无愧的成为巴黎-鲁贝自行车赛的冠军,同时也成为了继祖特尔(Heiri Suter)之后第二位夺冠的瑞士人。

在此后的几年中,坎切拉拉在公路自行车领域开创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瑞士人几乎赢得了自己想要从自行车运动中得到的一切。

15.jpg

更为重要的是,在绝大多数车迷看来,赛场上战绩骄人的坎切拉拉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车手,同时也是公路自行车界的楷模。从踏入职业车坛至今,极少能够听到有关坎切拉拉的争议或绯闻,而他也深知自己对于家庭、车队及整个瑞士自行车运动所肩负的责任。

这也正是为什么当2008年奥运会结束之后,面对有关涉嫌服用兴奋剂的猜疑,一向冷静的坎切拉拉会表现得异常痛苦、愤怒和无奈。他被迫放弃了当年的世界锦标赛,在之后的一次采访过程中,坎切拉拉表示如果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无法再取得任何比赛的胜利,那么他宁愿选择结束车手生涯而不是去借助药物来提高运动成绩。

“每个赛季,我都会经历30到50次的兴奋剂检测,这是因为我总是处在一个上升的势头当中。现在,有些人认为我服用了兴奋剂,只是因为我在环法和奥运会上有着所谓惊人的表现,但事实却是当你状态不好或在比赛中发挥一般的时候,同样会被人怀疑。自行车运动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然而,一些我们不愿看到的状况仍会不可避免的发生,但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环境,你需要去适应其中的种种情况……”

转折点

03.jpg

2010赛季末,坎切拉拉在一片争议声中离开了效力5年之久的丹麦CSC/盛宝银行车队,转投车坛新军猎豹-崔克车队(Leopard Trek)。“我必须解除与盛宝银行车队之间的合同。” 坎切拉拉的态度极为坚决。毫无疑问,环法冠军康塔多将在2011年正式加盟盛宝银行车队的消息令擅长古典赛和计时赛的法比安·坎切拉拉感到了些许不安。“有些事情的发展令我感到不快,我觉得现在的盛宝银行车队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那支车队了,继续待下去只会让我感到不舒服……”

除了适应新的车队和器材,在比赛中,坎切拉拉愈发成为众矢之的,几乎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坎切拉拉的一举一动,哪怕在某一刻,他与大部队之间仅有两个车轮的距离,也会有车手迅速跟上去咬住不放……

2011年环法兰德斯自行车赛,法比安·坎切拉拉艰难地骑行在Muur-Kapelmuur爬坡路段,眼前的1公里似乎显得如此漫长……

即使最优秀的车手,也会在某一瞬间暴露出弱点。Muur-Kapelmuur,这座全长1075米,平均坡度9.3%的山丘曾是法比安·坎切拉拉用以征服对手的战地。但如今,在这里,他却只能接受失败的命运。

接下来的比赛对于法比安·坎切拉拉而言更像是一场赌注。在终点冲刺中,极其微小的失误就可能令你与冠军失之交臂。“在冲刺中,我犯了一个错误,发力太早了……”

2011毫无疑问成为了坎切拉拉在最近六年中所经历的最为惨淡的一个赛季,然而,瑞士人却拒绝将其看作职业生涯的低谷。“从某种意义上,我收获了很多,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拼尽全力,即使最终不能赢得比赛的胜利,我也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


雪上加霜

04.jpg

2011年底,随着猎豹-崔克与无线电车队合并,约翰·布鲁尼尔——这位公路自行车领域最杰出的指挥家取代基姆·安德森,成为全新的无线电车队的统帅。而坎切拉拉身边也多了一位古典赛得力副将——瑞士同胞拉斯特(Gregory Rast)。

2012赛季的开局对于法比安·坎切拉拉而言原本进展得异常顺利,米兰-圣雷莫自行车赛亚军的成绩使得这位瑞士天王再度成为环法兰德斯赛上无可争议的夺冠热门车手。

2012年4月1日,坎切拉拉踏上了他的第十次环法兰德斯之旅,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他与比利时本土天王汤姆·布南之间即将上演的巅峰对决。然而,在距离比赛终点还有62公里的地方,坎切拉拉在通过补给站的时候不慎摔车。诊断结果显示法比安·坎切拉拉的右侧锁骨多处骨折,将彻底无缘2012赛季剩余的春季古典赛……“

这样的结果的确令人非常失望,但这就是自行车比赛,你需要接受事实。”

两个月后,坎切拉拉重返赛场,并参加了随后进行的环法自行车赛,但在第11赛段开始之前,瑞士人选择了退赛。对于绝大多数车迷而言,坎切拉拉退赛的理由似乎比事实更加难以接受。

“我不只是一名自行车手,同样,我还是一位丈夫、一位父亲。我的妻子即将生下我们的第二个孩子,而我希望能够陪在她的身边。我要感谢我的妻子,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帮助她度过产前这段最困难的时期……”

06.jpg

“我不只是一名自行车手,同样,我还是一位丈夫、一位父亲。“

除去陪伴、照顾怀孕的妻子,接下来,坎切拉拉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目标,那就是伦敦奥运会。

在经历了春季古典的失意之后,瑞士人自然而然将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看作赛季的重中之重,而此时退出环法无疑也使得坎切拉拉有了更加充裕的备战时间。

然而,笼罩在法比安·坎切拉拉头上的阴云依然没能彻底消散,在率先进行的奥运会公路大组赛上,坎切拉拉在距离比赛终点还有15公里的一个右转弯处失控撞向路边的隔离挡板,尽管他坚持完成了比赛,但很明显瑞士人刚刚痊愈的右肩再次遭到了重创。

四天之后,法比安·坎切拉拉出现在了个人计时赛的出发点,彻底打消了此前有关他可能缺席卫冕战的传闻。然而,受伤势影响,坎切拉拉最终仅以第七名完成了个人计时赛。

奥运结束之后,经过考虑,法比安·坎切拉拉决定不再参加赛季剩余的比赛。或许,对于他而言,尽早结束这个失意的2012赛季才是最好的选择……


王者归来

08.jpg

2012年10月,法瑞边境附近一条不规则延伸的公路,这里远离巴黎-鲁贝自行车赛所途经的喧嚣的阿伦贝格森林,感受不到来自公路车坛方方面面的压力,坎切拉拉的2013赛季备战正是从这里开始的。接下来的10个月,等待他的仍将是不间断地训练、比赛、旅行,远离家人、栖身狭小的酒店房间、频繁地以意大利面条充饥、忍受着飞机晚点以及赛后拥堵的交通状况。

其实,在过去的2012赛季,不仅是法比安·坎切拉拉本人,他所在的无线电车队同样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弗兰克·史莱克在环法期间的药检阳性以及随后爆出的围绕兰斯·阿姆斯特朗和无线电车队经理约翰·布鲁尼尔展开的公路自行车历史上最大的兴奋剂丑闻调查。

无线电车队管理层也因此做出了重大人员调整,意大利人卢卡(Luca Guercilena)接替布鲁尼尔担任车队经理。卢卡出身于著名的马佩中心(Mapei Centre),被誉为过去10年中意大利车坛涌现出的最具天赋的指挥家。

”或许,在无线电车队、老板弗拉维奥·贝卡(Flavio Becca)和赞助商们的眼中,卢卡不过是一名车队经理,但对我本人而言,他的存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为我制定训练计划,在身后的队车中关注、指导我的日常训练和比赛。”

2013赛季开始前,有关法比安·坎切拉拉能否再度称雄古典赛的讨论接踵而来。

3月17日,坎切拉拉在春季古典的第一场重大赛事——米兰-圣雷莫自行车赛中名列第三。在雨雪交加的极端恶劣天气状况下,在比赛中,坎切拉拉同样陷入了困境。此时,正是车队经理和挚友卢卡坚定的支持鼓励令他重拾信心,尽管最终他没能获胜,但季军的意义丝毫不亚于夺冠,从某种角度,似乎也预示着这位“古典战神”正在一步步回归到原本属于他的领域。

人们永远无法忘记2013年巴黎-鲁贝自行车赛。

那一天是2013年4月7日,当法比安·坎切拉拉冲过设立在鲁贝赛车场的终点之后,筋疲力尽的他几乎无法站立,仰面躺倒在地…… 

在比赛进展的过程中,当坎切拉拉真正需要队友帮助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早已处在孤立无援的境地,而当他想要独自突围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甩不掉紧紧跟随他的“影子”……

Paris_-_Roubaix_2013_Fabian_Cancellara_paa_brosten.jpg

比赛进入到最后的50公里,坎切拉拉所在的无线电车队其余7名车手已经纷纷从主集团中掉队,坎切拉拉不得不凭借一己之力与强劲对手在颠簸的石路上展开激烈争夺,在距离终点不到30公里仅剩下6段石块路面的情况下,他落后由8名强大对手组成的领先集团20秒。

然而,坎切拉拉拒绝投降,他重新回到了第一集团,这一切看似不费吹灰之力,但事实上,在短短几十秒的时间里,法比安·坎切拉拉已经被迫将自己推向了新的极限……

731d13dfe730f89062493a3861e8f07c-1365347313.jpg

当坎切拉拉利用接下来的两段石路将领先集团缩小到4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瑞士人将在Carrefour de l’Arbe彻底甩掉剩余对手,然而,即使在快步双雄范登贝赫(Vandenbergh)和斯蒂巴(Stybar)接连遭遇碰撞被迫退出领先集团争夺之后,范马克(Sep Vanmarcke),这位年轻的比利时车手依旧顽强抵挡着坎切拉拉发动的攻击。

当法比安·坎切拉拉终于踏上古老而闻名的鲁贝赛车场跑道,等待他的是即将与范马克上演的最后冲刺……在此前的2004和2008年巴黎-鲁贝自行车赛上,坎切拉拉曾先后两度在冲刺中败于对手,毫无疑问,对于决定胜负的冲刺,瑞士人依旧心存忌惮。当两位车手像场地争先赛选手那样几乎在鲁贝赛车场的跑道停顿下来的时候,恐惧感瞬间充斥了坎切拉拉的内心。

“我感到整个身体都在不停地抽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踩动踏板。” 范马克率先通过了最后一个转弯,直到最后50米,坎切拉拉才以微弱的优势超越了过去。撞线后的坎切拉拉只是庆幸这场异常艰苦的比赛终于结束了,就如他自己所言,在无休止的争斗之后,他仅仅能够躺在草地上大口地呼吸,尤其是在刚刚过去的最后一小时,他已然超越了身体和精神的极限……

051.jpg


完美谢幕

07.jpg

2015年11月11日,在经历了一个饱受伤病困扰的赛季之后,法比安·坎切拉拉正式宣布,他将在2016年底结束自己的职业车手生涯。“明年将是我的最后一年。我认为时机恰到好处。自行车运动不是我生命的全部,它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作为过去10年公路自行车领域最成功的古典赛车手,坎切拉拉无疑希望能够以胜利者的姿态向车迷们告别。

在2016年1月举行的马洛卡挑战赛上,坎切拉拉赢得了其中一个单日冠军,两周之后,他在环阿尔加夫自行车赛个人计时赛段中折桂。

在三月初打响的白路赛上(Strade Bianche),坎切拉拉捧起了个人在该赛事中的第三座冠军奖杯。尽管没能第四次摘得环法兰德斯自行车赛桂冠,但坎切拉拉在整个春季的表现可谓有目共睹,而他也将自己良好的竞技状态延续到了环瑞士以及随后进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

2016恰逢奥运年,在8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上,坎切拉拉曾赢得一枚个人计时赛金牌,不过,这一次,瑞士人却并非奥运冠军的头号热门。然而,在里约奥运会公路自行车男子个人计时赛上,坎切拉拉却表现出惊人的状态,10公里计时点过后,他以15分12秒88的成绩位列榜首。当车手们陆续完成19·7公里之后,坎切拉拉一度掉到第四位,但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将在比赛后半程不断发力,最终以47秒的优势战胜汤姆·迪木兰(Tom Dumoulin),收获车手生涯第二枚奥运金牌。

“能够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征战奥运并赢得一枚金牌,对我而言意义非凡,我感到非常自豪。”坎切拉拉这样说道。曾经,当人们问起法比安·坎切拉拉究竟什么才是他职业生涯最伟大的胜利的时候,这位赢得过无数桂冠的瑞士人会毫不犹豫地提及他在环法兰德斯和巴黎鲁贝自行车赛上所取得的骄人战绩。然而,如今,在坎切拉拉的内心深处,所有的光环似乎都被他在里约奥运会上的精彩表演所掩盖。

“事实上,当我来到巴西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夺得一枚奖牌,但最终,我成为了金牌获得者,这是多么巨大的成就啊,以至于在某些时候,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02.jpg

里约奥运结束之后,坎切拉拉并未明确透露自己在本赛季剩余时间里的具体打算。毫无疑问,这位车坛“斯巴达克斯”已然完成了职业生涯的完美谢幕。在征战赛场16年之后,对于坎切拉拉而言,家庭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CFP495450863.jpg

再见,”斯巴达克斯“

图:CFP  编辑:Marx Feng

关键词搜索:坎切拉拉 谢幕 退役

上一篇:转会前夜,畅谈传闻
下一篇:爬坡致胜 伊朗车手拉希姆称雄环福州第一赛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