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e Epic有什么样的魔力 能吸引到前环法冠军参赛

   2016-11-25 14:09

2017年3月19日至26日,那个让全世界山地车迷所向往的“山地环法”——Absa Cape Epic多日赛又将拉开帷幕。为期8天的山地赛事总长度达到了691公里,而总爬升则达到了15400米,非常虐人。在被万达体育所持有的IRONMAN收购之后,Cape Epic这个赛事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国人面前,也期待着它能早日来到中国举办类似的赛事。

这次你能见到环法冠军

目前还是回到赛事上,在数日前,两位BMC车队的前队友——埃文斯(Cadel Evans)和辛卡皮耶(George Hincapie)对外宣布,他们准备组队参加这个在南非开普敦举行的Cape Epic山地多日赛。这两位知名公路职业车手均已退役,辛卡皮耶早在2012年退役,而环法冠军埃文斯则是在2015年退役,他们均是在2010年加入了BMC车队。

000_DV1009687.jpg

谁是第一个将Cape Epic称之为山地车界的环法赛呢?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冠军、荷兰车手巴特·布伦蒂安斯,他曾参加过7届Cape Epic,并在2005夺得男子组冠军以及2012年、2014年、2015年三届大师赛组的冠军。因此,在他将Cape Epic比作是山地车界的环法赛之后,这个说法就已经广泛流传,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并且,在UCI将Cape Epic纳入到积分体系之后,其也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能获得UCI积分的山地多日赛。夺得冠军的车手能够得到等同于环法、环意和环西个人总冠军相同的积分——160分,因此,Cape Epic的地位毋庸置疑。

Cape Epic共设置了5个组别,包括男子组、女子组、男女混合组、大师组(40-49岁组)以及高龄大师组(50岁以上组),所有参赛的车手必须以两人组合的方式参加比赛,所有车手可以互相帮助,这也是比赛的一大特色之一(在UCI组别中,如果车队一位车手退赛,另外一位车手可以身穿“OUTCAST”的骑行服参加比赛,但不能提供任何帮助以及影响比赛进程)。

难度,同样也是赛事的一大特色。在2016年的赛段设置中,除了序幕赛的25公里外,后面接下来的赛段平均在100公里左右,每个赛段爬升高度为平均也为2000米左右,这对于很多车手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ACE16_Stage1_GP_04846.jpg

“当我第一次听说Cape Epic多日赛时,我就想参加这个比赛,但是他们告诉我这个比赛非常难。”在从山地车转入到公路职业生涯之前,埃文斯还曾两次夺得山地世界杯的冠军。

2017年的Cape Epic将于明年3月19日在梅伦达尔拉开序幕,预计将会有超过650支车队参加比赛。对于辛卡皮耶来说,这将会是他第一次参加山地赛事。“我以前还很享受骑行山地车的感觉,但从来没有比过山地赛,”辛卡皮耶说道,“埃文斯说服了我,似乎这将会是一次非常棒的体验。”

辛卡皮耶曾是埃文斯夺得2011年环法冠军的关键辅助车手,而他们之间良好的关系也一直维持到现在。自从退休之后,埃文斯大多数的骑车时间都是以山地为主,但并未参加比赛。因此,他们也开始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以打好进行山地多日赛的体能基础,能够在Cape Epic的比赛保持竞争力。

“认真地说,从2015年的2月之后我就从未参加过比赛了。在准备期间,我还是会去参加一些比赛,找到比赛的感觉。”埃文斯和辛卡皮耶将会参加Cape Epic大师组的比赛。“我是一名车手,但是我们所面对的是很多山地经验丰富的车手,所以我们必须得现实一点。如果我们两人能够磨合的很好,并且不会碰到机械故障或者摔车,那我们对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ACE16_Stage1_DB-77578.jpg

Cape Epic有什么样的魔力?

从2004年创办至今,Cape Epic在经过短短的十几年就变成了世界顶级赛事,这其中跟赛事的难度以及组织方的细致安排有很大的关系。

从媒体角度而言,Cape Epic的接待工作是完美的。赛事的影响力已经波及到全世界,因为全世界各地的媒体都可以申请来到现场报道比赛,因此负责媒体接待的一个小组就达到了10人,各自分工不同,电视媒体对接、摄影记者对接、文字记者对接,各项工作都完成得很细致。负责摄影记者的Media Host总共有两人——特里·科布斯(Terry Kobus)和莱拉·卡普夫(Leila Kopff),他们并不是正式的员工,而是志愿者。参加过前三届赛事的特里,因为年事已高,但他又割舍不下Cape Epic而成为了比赛的Media Host,一做就是10年。而来自法国的莱拉则在开普敦居住了11年,作为自行车运动的爱好者,她也已经连续三年成为了Media Host的志愿者。他们主要的工作非常的琐碎但又很重要,转场时间安排、运送媒体到达拍摄点,赛事信息发布等等,事无巨细。在媒体中心,每次转场之后,组委会都会安排两位相机技师负责摄影记者器材的清洁、维护工作,简直就是细心到令人发指。

从赛事角度来看,今年参赛的车手达到了650个车队,总共1300位车手,再加上工作人员,媒体人员的住宿安排,工作人员都需要安排好转场后起终点设施的搭建、约2000顶帐篷的拆装、洗车区、机械保障区域的拆卸与搭建,这可是一项非常巨大的工程。在8天的赛事中,一般两三天就需要转场,所以当我们早上从起点出发到达终点时,终点所有的设施都已经安排好,并且2000顶帐篷也已经就位。当车手们陆续达到终点之后,你可以看到各种指示牌,车手们只需要将车放至在洗车区即可,接下来便可去移动的洗澡间、卫生间、按摩帐篷、休息帐篷进行洗浴和放松。虽说帐篷住宿的条件很简陋,但设施却非常齐全,井井有条。举个例子,即使是移动的卫生间,都有专人负责,只要一个人上完厕所,工作人员就会进行打扫,保证干净的环境。所以,Cape Epic赛事的条件看似简陋,但并不艰苦以及令人烦恼,反而还特别享受。

ACE16-PROLOGUE_ES-6.jpg

一个赛事是否成功,我们会关注很多细节方面的问题。每一个赛段都会设置两至三个补水点,而当我在补水点后面拍摄进行补给的车手时,两个工作人员正在表格上细致的记录补给的数量,例如水、能量饮品以及有多少车手补充能量饮品到水壶中……在与工作人员的交谈中,他告诉我虽然记录的数量会有误差,但能够大概记录车手补充水、可乐还是能量饮品,这样可以让组委会有更直观的数据来做好补给工作。

毫无疑问,赛道设置、难度是赛事是否具有吸引力的一大重要因素,但随时而来的各种细节同样能决定这个赛事是否能成功,能否让车手们享受比赛,这同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从2004年至今,Cape Epic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山地多日赛这绝对不是吹牛吹出来的。比赛光报名费就超过了3万人民币(两人组队参赛的报名费),但参赛名额依旧靠抢,就像上海那块“最贵铁皮”一样。

1首图 DSC_2909.jpg


关键词搜索:Cape Epic 环法 埃文斯

上一篇:2017年新赛季Argon 18将赞助Astana车队
下一篇:融合多元 2016“斯巴鲁杯”环上海国际公路自行车赛滴水湖站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