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角斗场 回顾2016公路车坛动荡

   2016-11-28 14:59

回顾今年车坛的变化。先后有三支车队解散,从赛季初就传出要解散的京科夫车队、到没有找到联合赞助商的IAM、以及蓝波-美利达车队虽未解散,但实际上遭遇“解体”。这个2016赛季可谓多事之秋。

就京科夫车队而言,我们看到主将康塔多在巴黎-尼斯的绝地反击。在巴黎-尼斯虽败犹荣的悲壮,延续到他赛季的其他比赛。悲情的环法、失意的环西。很难说,这一切不是受到车队面临瓦解造成的影响。对于面临解散的车队,或许已不能期待再多。某种程度上,车队未散,人心已散。

老板京科夫一直力挺康塔多说他是如今最伟大的车手。但职业生涯末期的康塔多还能否拿下环法冠军?就连京科夫本人都实际的知道不现实,在他看来如果车队不为大环赛第一而努力,那车队的存在就没有任何意义。今年的环法告诉他,弗鲁姆在环法的统治力还将持续。开始懂自行车的京科夫选择了离场观望。

image-5113430.jpg京科夫手上的另一员爱将,也是让他留场的理由。2014赛季,京科夫高薪将萨甘招入麾下。没想到2015赛季,正遇到萨甘接连第二、遭遇冠军荒,口无遮拦的京科夫痛斥之下,萨甘又继续拿了很多个第二,直至获封世锦赛冠军,皆大欢喜。给我们上演了一出“周瑜打黄盖”般的好戏。一时间将萨甘塑造成了公路车坛的话题焦点。

阅读:《萨甘的2015赛季:“好莱坞”式大团圆结局

进入到2016年,彩虹衫加身的萨甘不但没怎么受到“彩虹衫魔咒”的影响,而是更加气势如“虹”。不但春季古典赛拿下连胜,环瑞士、环法,一直到赛季末的卫冕彩虹衫。伴随其精彩表现的则是身价陡增。

当京科夫再度将新合同拿给萨甘时,被京科夫一手捧红的萨甘早已有了更好自主选择权。拿着更高的薪水、带着自己的团队,去到能给予自己更多支持的车队Bora-Hansgrohe

延伸阅读:《萨甘下赛季加入Bora-Hansgrohe车队

这是对京科夫的第二重打击,自此京科夫花费5000万欧元为自己的银行在欧洲打了5年广告。五年中,他在世界顶级公路自行车联赛玩了个过瘾,面对劝不动的UCI和无底洞般的车队运作决定收手离场,择机再来……

赛季末的环阿布扎比结束后,面对京科夫车队的解散,前任车队经理及拥有者里斯带着痛惜又跳出来说事了——从2001年建立车队,一步步看着车队不断成长,没想到半辈子心血到了京科夫手上过了四年就解散了。这是车队解散的另一个抒情叙事版本。我们不妨抛开抒情,看一看来龙去脉。

riis-tinkov-920.jpg里斯(左)与京科夫(右)在车队训练营期间

里斯跟京科夫的恩怨还要从5年前说起,俄罗斯富商京科夫喜欢玩自行车顺便在欧洲这一公路自行车运动的领地扩大其商业银行的影响力,与寻求车队赞助的里斯一拍即合。两人各有所求,迅速进入主题展开合作。2013年头脑灵活的里斯以公路自行车“老司机”的敏锐目光,觉得喜欢自行车运动的京科夫“人傻钱多”,干脆把整个车队都卖了600万欧套现,额外再从老板京科夫那里领100万欧的年薪。

京科夫毕竟是商人,尽管对自行车有着特殊的热爱,但从口袋里掏出来的毕竟是真金白银。

2015年,京科夫与里斯的关系彻底决裂,作为老板的京科夫看不惯拿着高薪的里斯好吃懒作,并在车队管理问题上产生分歧……再说,一年1500万欧~2000万欧的车队运营成本,即使再有钱,如果没有持续的收益维持,理论上来说纯粹是花钱打打广(Shui)告(Piao)。为此,既当爹(给钱)又当妈(车队经理)的京科夫一边批评萨甘不争气,一边跟UCI公开叫板改革。一边还要忙着应对里斯的各种回马枪。

里斯曾是1996年的环法黄衫得主,2007年曾承认当年嗑药夺冠,退回黄衫。偏巧在2015年对其当年队内的兴奋剂调查浮出水面,于是里斯企图从京科夫手中买回车队的如意算盘落了个空——他的个人信用再度一落千丈。顺便提一句,他回购车队的报价是450万欧元。这相当于彼时萨甘的赛季年薪。作为车队老板兼银行家的京科夫一听报价自是勃然大怒。由此,里斯和他背后的支持者盛宝银行只有最后一步可走,在2015年底干脆对京科夫车队撤资。

不能不说,这一段新旧派系间的明争暗斗也是撕裂京科夫车队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6年,以京科夫独家冠名的车队共同见证了萨甘的精彩表现。同时也迎来了最后的谢幕。

京科夫在今年环法结束后感叹道,“三周的大环赛实在太累了,我们赢了,我们也输了。”

或许自行车运动就是如此残酷的比赛,虽然你赢了,但同时你也是输了。

iam.jpgIAM车队创始人Michel Thetaz

较之于顶级的京科夫车队解散,IAM车队的解散似乎显得再平常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赞助商,车队运营难以为继。但IAM所展现出的是与京科夫车队决然不同的精神面貌,车队虽然要散,但是人心未散,背水一战。

阅读:《IAM车队面临解散

    《环西赛场IAM车队再夺一冠》      

IAM车队创始人Michel Thetaz2012年起成立专项车队运营资金,2013年车队进入到洲际职业车队的级别,随后在队内成员的努力下,2015年车队晋级到世巡赛车队行列中。

作为一支从次顶级车队晋级的车队,IAM很不幸的在豪门林立的顶级赛场未能站稳脚跟就遭遇夭折。在顶级赛场,没有突出的表现,没有耀眼的胜场就吸引不了其他赞助商的兴趣。面对降级,IAM选择了退出。并于5月底召开队内会议宣布了这一决定。


随后,我们看到了IAM在这个赛季杀出了一条血路,从环意开始,车队在环意、环法、环西三大环赛均有单站胜利。并在其他赛事上连续拿下胜场。或许对于这一支车队来说,适应顶级赛场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残酷的现实是,每年车队的运营费用是1200万欧。要承担28名车手以及其他的辅助人员的薪水,这占据了车队的大部分预算。

如果车队能够有稳定的营收,能够有除了赞助之外的稳定的运营资金,也许IAM车队能够走得更远。但现状是,京科夫一直呼吁的新的车队盈利模式,在UCI根本置之不理。这不仅是京科夫车队的痛点、也是IAM和其他没有稳定雄厚财力支持的车队的痛点——要么出让主赞助商的冠名权,放弃对车队的主导力,要么就从车坛的历史舞台退出。

阅读:《别了IAM车队

京科夫在谈到天空车队和弗鲁姆的胜利时举出了一堆数字对比。天空车队的赛季预算为3500万欧元,而他的车队只有2500万欧元。天空为弗鲁姆的环法班底,在其身上总共烧了1000万欧元。而京科夫迫于预算,在康塔多身上所投入的只有200万欧元。

延伸阅读:《一组数据告诉你 天空车队到底有多壕

maxresdefault.jpg有时候,资本的力量在比赛前就已经抢先主导了比赛……公路车自行车赛场似乎更像是资本角力的赛场,使得一些车队成为牺牲品。你方唱罢,我方登场。无论如何,总有新的资本在场外等候入场。

2011年时任UCI主席的麦奎德在环京赛期间曾预言,在5~6年就将诞生出一支中国的世巡赛车队。

回顾2016赛季的风云变幻,麦奎德的预见在天珺体育对瑞士CGS的收购中得以实现,2017年将有一支注册地在中国的世巡赛车队出现在世巡赛场,与其他17支顶尖车队同台竞技。中国资本的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万达集团借着万达体育,已经在体育产业获得可观收益。并且借着对IRONMANCape Epic的收购已经涉足了自行车运动领域,甚至一度传言将收购公路自行车赛事机构RCS

延伸阅读:《世巡赛重返中国 这次出手的还是万达体育


这样看天珺体育通过收购进入公路自行车世巡赛,这样的布局虽有些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收购消息传出,在蓝波-美利达发布的车队声明中宣布,车队的目标将会围绕环法的单站胜利以及在争取在下一个奥运周期中,提升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的发展。

F65A9C72E0CEAD6914B8F89D83209C57.jpg阅读:《中国第一支World Tour车队发布

巴林车队,则是另外一支以发展本国自行车运动为诉求而成立的车队。从赛季开始后不久,这股“神秘的东方势力”就蠢蠢欲动,成为翻搅着世巡赛场幕后的势力。巴林王子也成功的锁定尼巴利,以其为队中核心打造一支队伍;还一度传言要跟里斯合作。

随后巴林王子发现,手中握着真金白银,远有着比跟里斯合作之外更好的选择,换言之,有钱任性。于是,巴林势(zi)力(ben)与中国资本在蓝波-美利达车队神奇汇合展开角力。

巴林方面挖走了蓝波-美利达车队的主管Brent Copeland,以及美利达的联合冠名赞助合约。天珺体育方面则直接收购了车队的母公司瑞士的CGS公司成为蓝波-美利达车队牌照的实际持有者。11月初,天珺体育所确定的成员已集结意大利为下赛季作准备。队车赞助则有意大利的整车制造商Colnago

colnago_concept-25.jpg

在这场资本较量中,很难说到底是谁赢了,一方面巴林挖走了原蓝波车队的主管,但并未实现对牌照的持有。在车队牌照的压力下,握有1800万欧预算的巴林车队开始实行大规模的买买买——通过买入车手来获得足够的世巡赛积分确保其世巡赛车队资格。除了尼巴利身上的241分,他们还从达科车队阵中挖走两人。从而实现快速获取牌照。

巴林-美利达车队已经公布了其队车及其他世巡赛装备

而Bora-Hansgrohe车队通过签下世巡赛积分第一的萨甘,已经确保了其世巡赛牌照。

这样一来,只有600万预算的达科车队在积分争夺战当中完全处于食物链的低端,刚刚升级一年的车队几乎要失去世巡赛的资格。但达科车队这边不慌不忙。

虽然一度面临降级与保级的挣扎但剧情最后还是偏向了达科这边。 ASOUCI在共同利益的前提下,就2017赛季至2018赛季的18支车队牌照数量上达成一致。

而值得注意的是,达科电信作为环法这一ASO旗下最重要赛事的技术赞助商一直不惜重金。他们在环法大数据领域与ASO签下了200万欧元的合约。这确保了ASO在目前的18支车队数量上点头。

这次,问题又一次在资本面前迎刃而解。

上周末国际自盟(UCI)已经正式公布了2017赛季、2018赛季获得世巡赛牌照的17支车队,值得注意的是《天珺体育虽不在列,但牌照基本无忧》。

UCI的官方发言中,他们并未提到为何天珺体育所持有的车队为何没有获得世巡赛牌照,“根据UCI的条例以及审查的规则,他们将根据车队的行政管理、道德标准、财政状况以及运营等状况进行审查。”

天珺体育的发言人则表示,由于从中国有关部门获得一些文件的延迟,他们仍需要一些时间来完成申请,车队非常有信心能够在近期完成所有申请工作。

由此,中国资本进入公路车坛这一以欧洲资本为核心建立起的角斗场已成定势。中国资本能否在这里玩转?能否肩负起推动国内公路自行车运动的重任?

我们期待着2017新赛季的到来。

dimension-data-big-data-truck-3.jpg

Dimension Data的在环法上的数据服务车


目前获得了世巡赛牌照的17支车队名单:

AG2R车队、阿斯塔纳车队(Astana)、BMC车队、博拉-汉斯格尔车队(Bora-Hansgrohe)、加能戴尔-最派克车队(Cannondale-Drapac)、达科车队(Dimension-Data)、快步车队(Quick-Step Floors)、法国博彩车队(FDJ)、比利时乐透车队(Lotto Soudal)、移动之星车队(Movistar)、奥瑞凯车队(Orica-BikeExchange)、巴林-美利达(Bahrain-Merida)、喀秋莎-欧蓓青(Katusha-Alpecin)、荷兰乐透(LottoNL-Jumbo)、天空车队(Team Sky)、Sunweb车队(前身捷安特-欧蓓青车队)、崔克-世家车队(Trek-Segafredo


编辑:Marx Feng

关键词搜索:2016赛季回顾 资本 赞助商

上一篇:路威酩轩集团(LVMH)有意收购Rapha
下一篇: 难说再见——记2016退役的那些车手(一)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