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称弗鲁姆恐将面临两年的禁赛处罚?

   2017-12-27 14:13

乌里希的律师——Rocco Taminelli称沙丁胺醇事件中,弗鲁姆或将因极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而面临更长的禁赛期。Rocco Taminelli说道:“他现在做的事情很冒险,他们努力辩护弗鲁姆并没有服用过量药物。现在他不得不去证明,而这是最难的。如果他无法去证明这一点,那么他将面临两年的禁赛”

Chris-Froome-red-jersey-Team-Sky-tired-Vuelta-a-Espana-2017-pic-Sirotti.jpg

以下是外媒Velonews对Rocco Taminelli(以下简称RT)的采访

Q:对于弗鲁姆沙丁胺醇事件,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RT:弗鲁姆的案件其实有点特别,因为他坚称自己服用的药物没有过量,他称自己服用的剂量是在允许范围内,只是他的身体没有正常“消化”而引起的。他们会试图用自然结果来解释含量过高这一现象。

Q:弗鲁姆事件和2014年乌里希的有什么不同?

RT:我们有相似的含量,但我们知道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来辩论。根据不同的情况,含量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我们试图根据实验分析来解释这一现象,但发现不大可能,即使服用的剂量是一定的,但含量还是会因为环境的不同而有所差异。乌里希当时的健康状况很糟糕,而且他服用了太多的沙丁胺醇。他疏忽了,不过他事后并没有选择欺骗。他选择了解释,自己服用沙丁胺醇是因为健康原因,故最终他只被禁赛9个月。最终,他还参加了第二年的环意,因为在2015年环意前20天,他的禁赛期限就已经满了。那年环意他还赢得了一个赛段的胜利(第7赛段)。作为乌里希的律师,我表示很欣慰。

2205813-46016570-2560-1440.jpg

Q:你怎么看弗鲁姆沙丁胺醇事件的进展?

RT:弗鲁姆正在尝试用另一种方式。他们试图辩称自己服用的剂量在规定范围内,只是身体无法及时消化排除。现在他必须做出解释,这也是整个事件中最难的部分。身体里物质的变化可能非常快,这取决于环境——你可能脱水了,你没有足够的液体补充,也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如果你无法证明这一项,你可能将面临两年(禁赛)。他现在做的事情很冒险。弗鲁姆现在请了兴奋剂案件中最好的律师(麦克·摩根),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律师。

Q:故按照那样的方式,他可能在我们遇到的相似情况中,面对更长的禁赛时间。

RT:是的,因为他并不是解释说自己用量太多了。他已经无法再转变这个故事。如果他说他自己的用量是正确的,而最终结果证明并不是这样,那么反禁药委员会可能就会考虑他是否说谎了。其实,他一开始可以说自己因为某种问题而不得不提高剂量,但是你不能在后来再改变这个故事。风险会更高,当然,如果他证明失败,那么他将面临两年的禁赛,并且失去环西总冠军和世锦赛银牌的荣誉。

1506009466933449.png

Q:故在乌里希的案子里,你尝试用药物代谢动力学检测来再现当时的浓度?

RT:是的,我们做了这样的测试,并且我们知道了乌里希确实服用了太多的沙丁胺醇。但他最后并没有选择欺骗,同时他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哮喘。在法庭,他承认自己做了错事。当时是在瑞士反禁药委员会监督下进行的,因为乌里希生活在瑞士,且持有的是瑞士护照。当时UCI和WADA都没有再提起上述,那时的程序和现在不大一样。

Q:乌里希当时服用了多少沙丁胺醇?

RT:我不记得具体有多少。但确实比规定的含量高,他当时还存在排除的问题。我们做了测试,当时结果和他的有所不同,即结果还偏高。

20175846-346273-800x531.jpg

乌里希

Q:乌里希的含量和弗鲁姆在环西的检测结果很接近,但是这两者的区别在哪呢?

RT:看起来这两种情况完全一致。弗鲁姆有2000ng/ml,而乌里希刚刚超过1900ng/ml,但是他们却有着不同的说辞。对于乌里希,我们缺少可以用来支持我们的分析,所以我们也没有再尝试做更多争辩。我们仅仅是说,好的,乌里希和很多人一样,有哮喘问题。

Q:你认为这个事件的处理需要多久?

RT:在我们的案子中(乌里希沙丁胺醇事件),WADA和UCI本想要更长时间的禁赛期限,但是他们后来没有再上诉,这也是弗鲁姆冒险的地方。如果他无法在法庭上证明这一点,他将有被禁赛的危险。如果那时候对结果有异议,可以申请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介入,但那将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

 

编辑:Narry

图片:资料图库


关键词搜索:弗鲁姆

上一篇:在那抽烟“开肺”的年代 Pro们的营养科学你无法想象
下一篇:聘请自行车教练会成为下一个流行趋势吗?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