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郡公路世锦赛女子大组赛 荷兰范弗勒腾单飞100公里夺冠

   2019-09-29 09:03

在2019年的约克郡公路世锦赛女子精英组的比赛中,荷兰的安妮米克·范弗勒腾以惊人的106公里单飞进攻,为荷兰赢下了金牌。本届女子精英组大组赛的比赛是在一个阴冷潮湿的早晨拉开了帷幕,她们需要完成149.4公里的比赛。

荷兰队战术特别明确,她们就是不断地提升速度,并且在爬坡中再拉一波,尽量让主集团中的人数变得更少。在来到Lofthouse爬坡段前,主集团只剩下了25-30人,这也为范弗勒腾的进攻奠定了基础。

900-2.jpg

great-crowds-in-ripon-welcoming-the-chase-group.jpg

在大集团刚开始觉得稳定下来之后,范弗勒腾在Lofthouse爬坡路段中突然发动进攻,当时正好有顺风加持,她的进攻让大集团猝不及防。尽管包括英国的莉齐·戴格南等热门夺冠车手立马组织了激烈的追击,但范弗勒腾还是取得了2分钟的领先优势。她的队友,去年的世锦赛冠军安娜·范德布雷根则为范弗勒腾保驾护航,她一直守在追击集团之中,直到最后5公里。等到对手筋疲力尽之后,她再次从追击集团中杀出,获得了银牌。澳大利亚的阿曼达·斯普拉特是唯一一个能够跟住范德布雷根后轮的车手,她获得了铜牌。

女子计时赛世锦赛冠军、美国队的克洛伊·戴格特·欧文在比赛还剩30公里时曾发动进攻,但却在最后一圈功亏一篑,在被范德布雷根和斯普拉特超越之后,她击败了意大利的伊丽莎·隆戈·博尔吉尼获得了第四位。在后续的大集团冲刺中,另外一位荷兰车手玛丽安妮·沃斯在集团冲刺中获胜,获得了第六名。

annemiek-van-vleuten-wins-the-women-elite-road-race-2.jpg

anna-van-der-breggen-amanda-spratt-battle-it-out-for-the-bronze-silver-medals-2.jpg

范弗勒腾在赛后说她原本并没有计划在比赛刚进行1/3的地方发动进攻,但是当她发现自己领先的优势足够,所以她才继续独自单飞。“这次进攻并非计划好的,我只是想在爬坡中发一把力,而这样对我们的团队来说是有好处的。”范弗勒腾说,“没想到我还真取得了领先,然后我的教练就让我继续保持着。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这一切都有点疯狂,我也有点疯狂了。我的训练量很大,这对我今天也有很大的帮助,为比赛时刻准备着。”

9c90bae831ceef4ed3b8512f708b0a343c14613d.jpg

赢过计时赛世锦赛冠军,两次女子环意赛和环弗兰德斯,范弗勒腾的确将自己的目光聚焦了公路世锦赛女子大组赛上。她的2019赛季过得并不太顺利,因为腿部骨折而缺席了大多数的比赛。在仅有的穿着计时赛彩虹衫参加的三次比赛中,她都赢了:荷兰国家锦标赛、女子环意赛个人计时赛赛段和Boels女子赛的序幕赛。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中,她将有更多的机会穿着彩虹衫参赛。

“在去年成为计时赛世锦赛冠军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但在大组赛穿着彩虹衫的机会更多。”范弗勒腾对于彩虹衫的青睐溢于言表,“这场胜利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在周二的个人计时赛之后我对自己非常失望。不过这一场比赛,在离比赛还剩下100公里就单飞,我完全不敢相信。其实去年因斯布鲁克世锦赛的赛道设置更适合我,只是这一年经历了骨折,从伤病中恢复过来真的很难,而且我还没怎么好好享受计时赛彩虹衫所带来的愉悦。现在,我终于有时间去享受它了。”

GettyImages-1177689456.jpg

编辑:选锦

图:VCG/约克郡公路世锦赛组委会

约克郡公路世锦赛 荷兰 范弗勒腾 单飞

上一篇:普雷德勒可能将面临牢狱之灾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