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郡公路世锦赛男子大组赛 23岁丹麦小将佩德森爆冷夺冠

   2019-09-30 07:58

世锦赛上一次下雨还是6年前的弗洛伦萨世锦赛,极端残暴的冷雨之中,状态爆棚的大热门尼巴利在西班牙队JROD轮番进攻之下被拉爆,而胜券在望的西班牙双雄却在最后被鲁伊·科斯塔偷走胜利的果实。那届世锦赛也被认为是难度最大的世锦赛之一。

而谁又能想到,当风雨再次袭来,意大利队会第二次输掉本来形势一片大好的世锦赛。

越是在凄风冷雨中,车手们越是难以读懂比赛;越是在凄风冷雨中,车手们更需要去读懂比赛。但是很可惜,今天的各方热门车手们都在比赛中一头雾水,方寸大乱。只有在这样的时候,相对清醒冷静,而状态上佳的其他一些车手,才能看到胜利的希望。弗洛伦萨世锦赛雨中爆冷的场景,再次重现。

孤掌难鸣的萨甘赛后表示,“我本来对其他国家队抱有相当期待,但是没想到他们都没有平时那么强盛,表现低于我的预期,我想正是寒冷的天气冻僵了他们的双腿,所以最后比赛结果才会是现在的样子。”而对于他自己的表现,长于阅读比赛的萨甘也看的很清楚:“我本来也可以进入到前方集团当中,但是我觉得突围集团会被追回,以冲刺的方式结束比赛”,即使是萨甘也没能在决定性进攻出现的那几个时刻读懂比赛,做出正确的战术抉择,况他人乎。

men-elite-road-race-gets-underway-in-leeds.jpg

the-peloton-ride-up-parliament-street.jpg

三个大环赛冠军,豪华的突围集团

约克郡近日天气颇为潮湿,以致于前些天的女子计时赛推迟了比赛时间。不曾想,倾盆大雨在分量最重的男子大组赛开始前,再次不期而至。原本赛道设计的两处爬坡,脚下充满积水,主办方不得不临时做出调整,移除两个积水不通的爬坡,原本在利兹的Harlow Moor路绕圈增加两圈至九圈,调整之后,路程从285km缩短至261km。

事实上赛事转播方EBU(欧洲广播联盟)为比赛直播准备了六台直升机以及绕圈场边布置的六台静态摄影机,其中两台直升机负责为摄影摩托车中转信号,四台直升机负责空中视角直播。直播之中两台负责中转信号的直升机需要轮岗,一台直升机返航补充汽油的时候,另一台直升机顶替他的工作。

rohan-dennis-leads-the-australian-team.jpg

the-peloton-head-into-kettlewell.jpg

比赛发枪后,主集团与试图突围的车手展开角逐,节奏一如既往的凶残,直到25公里后,才有一个能让主集团满意的11人突围集团成军,包括刚赢得环西冠军的罗格里奇,以及今年环意黑马卡拉帕兹,前环意环西冠军金塔纳,有此三位大环赛总冠军,突围集团可谓星光熠熠。除此之外,不起眼的丹麦队派出科特,还有波兰奇(斯洛文尼亚队)迪利尔(瑞士队)科赫(德国队)博德纳(波兰队)雨果·乌斯(加拿大队)瓦科奇(捷克队)豪斯(美国队)。十一人集团一度建立起4分钟的时间优势。

remco-evenepoel-of-belgium.jpg

而主集团这边的车手,在大雨中饱受折磨,或有摔车,或有机械故障,或有扎胎,可谓事故不断。大热门范德普尔遭遇扎胎,西瓦科夫(俄罗斯队)和波加查(斯洛文尼亚队)则摔成一团,卢森堡队的加斯陶尔甚至被爱尔兰队队车追尾。

最后120km,很多摩托车上的摄影机因为进水中断了拍摄工作,天上的第一架信号中继直升机也耗尽燃油返航,轮岗的另一家飞机和其他摄影直升机却因为极端天气无法起飞,直播信号一度中断。

在进入Harlow Moor RD开始第一圈绕圈之后,比利时队主将吉尔伯特卷入摔车,车队连忙让埃费内普尔下去接应,最后两人双双退赛,比利时队只得转而为奥运冠军范阿维马特压上全部赌注。爱尔兰队亦不好受,失去丹马丁以及本内特,彻底宣告出局。倒数第六圈,卫冕冠军巴尔韦德掉出主集团,随后退赛,西班牙队也基本宣告出局。冻僵的身体让所有人倍感煎熬,大多数车手事实上都在赛季末的冷雨之中状态低迷。

变奏              

摄像直升机因为云层过低,无法进行摄像任务,在几乎陷入瘫痪的直播之中,直播方只能依靠绕圈中的6台固定摄像机继续直播。

比赛仅剩下最后5圈,美国队克拉多克进攻带出瑞士队计时赛高手斯特凡•金,曾在22岁年纪取得场地世锦赛冠军的金,同世锦赛计时赛第六名的克拉多克紧密配合,拉开了些许gap。法国、意大利、比利时三支劲旅将车手集结在主集团前方,强有力的控制住场面。

the-peloton-reach-the-harrogate-circuit.jpg

the-bunch-head-up-parliament-street-to-the-finish-line-2.jpg

随后比赛经过补给区域,本意奄奄一息的车手们通过补给得以稍微重整旗鼓。赛前被广泛看好的哈萨克斯坦队主将卢申科连续遭遇机械故障,被迫退赛;而瑞士队老将阿巴西尼摔车之后也做出了同样无奈的选择。接连遭遇变故的主集团来不及反应,丹麦队小将马斯•佩德森为了掩护主将福格桑,发动进攻,并且追上前方两人突围集团。克拉多克随后掉队。意大利骁将莫斯科以及荷兰队特尼森从主集团中进攻接上佩德森与斯特凡金。主集团在比利时队古典赛名将纳森的领骑下,将秒差控制在20秒。最后33km,比赛大热门荷兰队主将范德普尔进攻,带出意大利队主将特伦仃,追上突围车手形成五人集团,意大利队一度有两名重要车手安插进突围集团,形式大好。主集团中贝坦库等车手一度发动进攻,但是都收效甚微。

当比赛来到最后25km的时候,范德普尔与特伦仃两大高手合力领骑,秒差来到51秒。在这决定胜负走向的关头,萨甘、阿拉菲利普、范阿维马特却稳坐中军。

最后一圈莫斯孔一度陷入挣扎,掉出集团,随后他缓过气来,追回集团并且为特伦仃积极领骑。

former-tour-de-yorkshire-winner-greg-van-avermaet.jpg

范德普尔掉队

matteo-trentin-of-italy-leads-fromt-he-front-after-mathieu-van-der-poel-cracks.jpg

雨势不断减小,范德普尔却在最后13km令人意外地崩盘掉队,在如此长距离且环境复杂的比赛当中,他可能还缺乏一些经验。随着他的掉队,意大利队获胜的希望本已越来越大。主集团虽然不断尝试,依然无法缩小和前方集团的差距。斯特凡金在Oak Beck爬坡提速,将莫斯孔拉爆掉队。萨甘虽然在最后4km做出单飞进攻,追击突围集团的尝试,但是为时已晚,胜利大门已经向他关上,时候看来至少有三到四次机会进入到前方集团,但他错失了每一次良机,为错误阅读比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冲向胜利

最后200米,特伦仃先冲,却在最后50米被佩德森超越。尘埃落定,马斯•佩德森为祖国丹麦赢得第二枚世锦赛金牌!三年前,同样是以爆冷的方式,20岁的丹麦女将阿玛丽•迪德里克森在通过男子业余比赛备战之后参加世锦赛并赢的冠军,巧合的是,迪德里克森与佩德森今年都是23岁。事实上佩德森本人也未必读懂了这场比赛,很可能如他所说,他的进攻只是为了掩护主集团中的主将福格桑,却未曾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最终让他爆冷夺冠的那次突围进攻,就像《天龙八部》中小和尚虚竹胡乱下的一枚旗子,意外解开了重重迷雾中的珍珑棋局。比赛的结果也如同金庸大师在《天龙八部》中表现的主题一样,众生皆苦,最终仅有46名车手完成比赛,完赛率仅有23%,相当惨烈。

the-lead-riders-mads-pedersen-of-denmark-and-stefan-kung-of-switzerland.jpg

1177872053.jpg

the-men-elite-road-race-podium.jpg

1177876605.jpg

至此,本届约克郡世锦赛终于收官。佩德森虽然凭借出色表现,在下个赛季穿上彩虹衫,然头载王冠当承其重,佩德森是否足够成熟仍需要时间观察。希望他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击破“彩虹魔咒”。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DR

图:约克郡世锦赛官网/Trek中国

约克郡 公路世锦赛 丹麦 小将 佩德森

上一篇:约克郡公路世锦赛女子大组赛 荷兰范弗勒腾单飞100公里夺冠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