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业余车手——封宽杰

   2016-01-07 16:02

初见封宽杰是在08年12月冬季,一场在苏州渔洋山上举行的江浙沪范围内的小型DH比赛上。那时他用一辆普通的山地车,跑在DH车手比赛的路线上,技惊四座,拿到了第一名和奖品。很多年过去了,参加过当时比赛的DH车手还都记得他——封宽杰。

20151119-_XYD1138副本.jpg

后来的传说是“你知道吗?那次拿山地车下山的小子他哥哥是江苏队的”。当年封宽杰还没有年满20岁。慢慢的大家都知道了他的哥哥是江苏队的封宽高,嫂子更是赫赫有名——任成远。后来这个名字越来越被大家熟知。在山地越野比赛中也流传着一句话“无封不山地”,直至加入“合利兄弟”车队。

在那个年代里,只要是他参加的山地比赛,基本上是第一。再到后来的骓驰车队,成为了第一批拿工资的业余车手,到现在的美利达车队。而随着八年的比赛生涯,成为父亲的他角色也慢慢地发生着变化,所有的运动员都有着退役的那一天,更何况是业余车手。采访的那天我们聊到了很多,很多人,很多事,但让人印象最深的还是“现在拿名次肯定比拿奖金更开心”。也许这是作为一位过来人的心声,也许是这些年,这些事给他的感悟。


骑行家: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骑自行车的?
封宽杰:小时候从会骑车的那天起就非常爱骑车,刚开始可能只是把自行车当作一个玩具,当做课余时间的娱乐项目,慢慢的就开始发现骑自行车的乐趣远远比骑马打仗要多得多。真正接触自行车运动是在07年底,从开始参加当地俱乐部活动,到后来帮着俱乐部带活动,慢慢的,爱好变成了自己的工作。参加比赛已经有八年时间了,对于赛场的经历而言,其实场下的经历更多,更让人难忘。开始的所有训练都是由乐趣推动的,上班前,下班后都有欲望推动着自己去骑车,没有规划好的路线,没有预设的目的地,更没有什么训练计划,可内心就是有这种欲望去指引着你去获得快乐。

20081221-735Z0874.jpg

骑行家:谈谈你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
封宽杰: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参加挪威毕克山地车节的比赛,赛前的种种不顺,飞机行李延误,包括自行车在内的行李直到比赛当天都没能送到。拿着东拼西凑的车和装备参加了近百公里的越野比赛。而最难忘的是赛中的寒冷和饥饿,八月份的苏州接近40度,而挪威比赛当日的雨天,最低气温却只有2度,巨大的温差让我在这样长距离的比赛中措手不及,补给问题、保暖问题接踵而来,很快就开始体力消耗过大。战斗欲望几乎为零,当时心想如果有口大米饭吃,就非常满足了。

“大家都在提升,比赛的激烈性也在提升,你要脱颖而出就不是平时上班晚上训练就可以给赞助商带来回报的”

骑行家:谈谈你对于目前国内业余赛场的看法。
封宽杰:现在的赛场越来越专业和规范,不管是赛事组织方,还是参赛运动员的水平,都与前几年有了很大的提升。剩下的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品牌和赞助商参与进来,更多的媒体曝光机会,共同体现这项运动的价值。自行车运动员的艰苦生活也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报。


骑行家:谈谈你个人经历的发展,你觉得你算不算在我们国内业余职业化的代表人物?
封宽杰:我觉得这个发展不单是我一个人的发展,也是整个行业的发展。一开始各个品牌没有形成这种有车队的模式,到后来慢慢地开始有车队,像合利兄弟、闪电、崔克有组织的车队开始出现。我去的第一支车队是合利兄弟车队。到合利兄弟的时候,当时国内也就两三只车队吧。其实不太多。后来合利兄弟解散,我从合利出来后去了骓驰,在骓驰车队骑了三年。我觉得那三年是行业品牌推广车队进步最快的三年,在骓驰是我骑车开始领工资的第一支车队。在那之前行业里的车队都没有工资的,然后到了骓驰以后,好像整个行业都变了,但凡骑的好一点的,都得要工资才可以,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有“工资”这么一说了。三年以后我转到了美利达车队,就更不一样了,薪水报酬不一样了,从品牌做的角度也不一样了,品牌也会大力地去推广车队,我们积极地去和当地的经销商做一些互动,就是更像一个职业车手,越来越职业化了。
  就像格兰芬多撞车这个事情,我之前是在想,大家都在要求比赛要专业化,那是不是对车手也要求职业化,应该要用职业车手的要求和道德准则来要求。要去遵守规则!可能有一种人会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突然面对一个拿名次机会。会有这一类人的。如果那次参赛的都是车队的话,车手之间都很了解,都有比较丰富的比赛经验,就不至于发生那样的事情。

9215.jpg

骑行家:之前圈子里会有一些风言风语说:你们是第一批领工资的车手,对我们来说是“业余职业化”的开始,但业界觉得你们把这个门槛拉得太高了,业余车手嘛,大家玩得开心就好,有一些品牌会觉得你比较难搞。
封宽杰:我个人觉得这和赛事方也有关系,首先,你赛事奖金在这个水平上,会促使很多车手为了拿取奖金放弃本来的工作,或者还没有工作的会把骑车当作第一份工作,以骑车为生。所以赛事奖金高就催生了这种职业化,如果说这是提前的进步,那我觉得赛事的规模和赛事奖金也有一部分原因。大家都在提升,比赛的激烈性也在提升,你要脱颖而出就不是平时上班晚上训练就可以给赞助商带来回报的。而且拿现在国内的业余比赛来讲,想拿冠军,取得很好的成绩已经不那么容易。所以,如果算上平时一些辛苦训练,我觉得这个报酬不算多。


骑行家:你已经比了7,8年比赛,身边换了一批又一批车手,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可以把比赛当作一份职业?像卢晓勇,杨威都比了两三年就离开了赛场。
封宽杰:说实在的他们可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因为你看卢小勇有自己的手机事业,杨威我听说他去创业做自己的公司。对我来说,我还是觉得现在没有更合适的机会。


骑行家:你平时注意饮食吗?
封宽杰:其实没有特别注意。有一些阶段性的,比如说某场比赛特别不好,差到自己已经有点接受不了的时候,那个阶段就会特别注意。从吃,从休息,什么都去注意。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注意了这么多以后,反而不如你随意一些的时候状态好。比如说要去比一个爬坡赛,对我特别重要,那我就会很刻意地去控制体重,后来就发现控制了体重,每次完赛都很容易生病,这就是重量降低了,身体素质反而不如以前。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这种减重的方式不对,营养缺失了。


骑行家:我们自己骑车的时候,我们会去和很多人讨论饮食,训练方法到后来的功率训练,每个方面都会涉及到、研究到,你对这方面的了解多吗?
封宽杰:就像我以前也会去请教任成远她们一些专业队车手,她们也会和我们讲,你注意和不注意可能相差的也只有一点点。这需要日积月累,一直注意着,对你真的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她们觉得就是,“你正常吃就行了”。关于功率,我觉得首先要谈功率之前你要是一个自律的人。现在太多车手骑完了就为了晒一条微信,我以前什么表都没有,包括比公路比赛我都没有表。我觉得这首先还是要把自律放在第一位,没有自律,功率没有任何用处。

20151119-_XYD1028.jpg

骑行家:相对其他车手,你觉得你个人的优势在哪里?
封宽杰: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不同的优势,做的多了必然就成了优势,绝大多数的优势都因为时间的积累。对我而言,朋友会说我的下山技术好,但我自己并不觉得我哪一个坡会比别人快多少,只是我在每个弯道或者障碍的衔接会尽量地缩短时间,连续的弯道或者下坡就会节省出一点时间。我比较适合间歇的高强度,不太适合持续的高强度输出。我刚开始比赛就对自己比较了解,因为从我开始接触自行车就开始山地比赛,山地比赛起伏比较多,相对的就是一个间歇性的输出,后来也慢慢地开始接触公路比赛,就发现冲刺没有那些人好,那时候可能连抢冲刺位置的意识都没有,慢慢地比赛多了也学习到了很多。开始骑车的时候,我在山地比赛中能赢,但对于战术方面的事是一无所知,真的就是自己有劲就往前跑啊。后来在公路比赛当中学习到了很多比赛战术,再回到山地也就会对体能分配啊,哪个地方适合自己,哪个地方适合进攻啊等进行一些部署,这也是比完公路赛以后才明白。公路比赛的技战术运用,也给了我在山地比赛的帮助。


“家人的不反对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对于我个人,更多的是每次外出比赛的牵挂和想念!有了孩子之后更多的是内心多了份牵挂。”


骑行家:你对自己比赛的生涯有没有一个规划?
封宽杰:结束时间?其实也就在这两年了,今年感触特别深吧。就现在而言,跑比赛就真的不那么容易,挺难的。一是大家整体实力都提升了,二是个人实力优势的比重已经不是那么大了,更多的是团队、品牌商的支持,包括对器材的支持、后勤的支持,每个车队都在走这种职业化。而且,现在也不想突然一下子退出,会有一些不舍,或是和与这个行业脱节的感觉。如果还在骑,还在坚持着骑,不管成绩好坏,至少我还在跟这个行业里,和朋友、机构还在交流,还是想用还在比赛的这些时间为以后做积累。
 
骑行家:你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吗?
封宽杰:对于生活,虽有不愉快伴随,但看看比自己悲催的那些人,我觉得也就不会再去抱怨了。对于现在的我、家人、自行车是我每天的生活。家人的不反对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对于我个人,更多的是每次外出比赛的牵挂和想念!有了孩子之后更多的是内心多了份牵挂。现在孩子成长得特别快,出去比赛可能只有三五天,但是每次回来都会发现他学会很多新的东西。所以我是一比完赛就马上回家,就怕错过了孩子的长大过程。在家的时间即使训练很累,但还是会陪孩子一起在地上爬,做个孩子陪他一起玩耍!现在我已经为他准备了一辆小自行车,如果他喜欢,肯定不会去阻拦他。他能骑车的时候,我不会像对自己一样要求他,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担心安全方面的问题。虽然我训练的时候不会带他去,但是我会抽一些时间来陪着他骑车。


骑行家:那你希望他能从你身上学习到什么精神品质?你最希望的是哪一点?因为我们知道你训练的时候很拼命。
封宽杰:我觉得我不会让孩子特别娇气,要能吃苦,但这个苦不一定要在和我一样的方面。


“我现在还是专注在比赛上,利用自己在赛事方面的资源,能够去为Sea Sucker去做一些推广和宣传。”


骑行家:据我们所知你现在也是在考虑转型,从事Sea Sucker吸盘式车顶架的经营,今年是你第一年吧?第一年的这些变化你能兼顾过来吗?就是又要比赛,又要照顾生意。
封宽杰:是的,今年是第一年。我有合伙人帮我一块做,其实事情大部分都是他在做。


骑行家:你有比较长远的规划吗?你做这个品牌,这个品牌在国内的推广,它的一些经营,你有清晰的概念吗?
封宽杰:其实我们也知道。不管是你卖这个还是卖别的,这种经营的思路是一样的。转变是要转变,但是我没有想着马上就转变。就像我哥一样,从车手到开店做生意,角色转变得很快,而且我也看到很多,例如王磊、我哥(封宽高)这样,做了生意以后就真的兼顾不了比赛。两个都要兼顾就可能一个都做不好,所以我现在还是专注在比赛上,利用自己在赛事方面的资源,能够去为Sea Sucker去做一些推广和宣传。


骑行家:这一年中你对品牌的经营有什么样的认识了?
封宽杰:这个经营的话还是我的合伙人处理的比较多,说实在的,我们也没有想投入得特别特别大,而且美国方面会给我们一些支持。但是很遗憾,今年我们错过了两次展会。第一次的上海展,我们自己没有太留心,错过了。第二次的南京展,我们和他们交涉的过程中又错过了南京展的报名时间。其实这些都是我们在学习怎么去经营一个品牌所付的学费。我们不想盲目地投入很大,因为一旦你自己抽身出来,全身心地去做生意了,我就真的比不了赛。


骑行家:这几年比赛生涯让你自身学到了什么?
封宽杰:以前,我其实是个很内向的人。在加入车队之前,要自己去安排自己的火车、飞机等等这样的事情。在手机导航还不发达的那时候,我都是在家电脑上查好路线,再到当地去买张地图,可能还要问路。这些都让我更开朗,更容易去和别人交流。我觉得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收获。其实这都是自己迫使自己去改变的,就像以前我还不吃很多东西,出去比赛了,各个地方的东西都要吃。


骑行家:比了那么多年,你觉得有遗憾的地方吗?
封宽杰:我想和职业车手同场竞技,我也参加过业余赛事邀请职业车手来参加的比赛,但很遗憾这样的机会现在并不多。现在拿名次肯定比拿奖金更开心,每段时期心态不一样,就像现在选择比赛,可能这个比赛奖金会高一些,但另一个比赛对我自己而言更加重要,我会选那个重要的比赛。

主图2.jpg

关键词搜索:车手 职业 封宽杰

上一篇:2015骑行家年度订阅壕礼获奖名单
下一篇:互联网+城市自行车租赁系统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