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范阿韦马特:关于忠诚 关于新赛季

   2019-01-05 18:14

在过去的几个赛季,BMC车队多次陷入过资金方面的困难,但是在老板Andy Rihs和总经理Jim Ochowicz的帮助下,这支在车坛斩获众多荣誉的车队总能挺过资金的难关。在去年4月,老板Andy Rihs因病去世后,BMC车队失去了最大的资金支持。而后也传出在2018赛季后解散车队的消息,这也一度让车队上下陷入“失业”的恐慌中。好在有经理Jim Ochowicz的帮助,CCC接下了这支车队,2019赛季车队也更名为CCC车队。注入力量的新车队在环法后一度传出要在市场追逐新科环法冠军杰兰特·托马斯的新闻,但随着托马斯和天空车队的续约而告一段落。在这支2019赛季就要成为世巡赛级别车队的波兰新军仿佛野心勃勃,在市场上招兵买马,吸引了西蒙·格施克、劳伦斯·滕达姆等人来投。在经历了赛季中期的是“失业危机”后,原BMC车队的一些车手们在新赞助商到来时却选择了新的东家,里奇·波特、罗恩·丹尼斯等人纷纷出走。而格雷格·范·阿韦马特、迈克尔·沙尔等车手选择留在母队,尽管车队已经更名,但“忠诚”对他们来说会更重要。

在车队的训练营里,CyclingNews的记者们对这位留守车队的前奥运冠军,古典赛名将进行了一次专访,范阿韦马特向记者透露了自己留队的理由以及对新赛季的一些期待。

1510121077232472.jpg

CN=CyclingNews   GVA=格雷格·范·阿韦马特

CN:正如大家所知,失业的危机几乎伴随了你的队友们大半个赛季,这对你来说压力有多大?

GVA:压力真的不小,每一名车手都想在环法之前拿到新赛季的合同。你所要面临的问题是在原来你可以把原车队提供的合同和新车队提供的合同进行对比从而进行谈判。而这一次我并不能确定车队在赛季后是否还存在,所以也缺少了谈判的条件,这和以往都不同。我对经理Jim Ochowicz说“我想保持对车队的忠诚,所以我可以晚一点再找合同”,但我没想到会让我等那么久。但最后我非常高兴CCC决定加入我们。这样的决定是为了我自己,同样是为了赞助我们多年的老板安迪。

CN:就你的身份和实力而言,获取一份合同并不是难事。但你选择了忠诚,对你来说,保持忠诚为什么如此重要?

GVA:他们多年以来都支持着我,2011年我作为副将来到了这支车队,在这几年间我在他们的帮助下达到了巅峰。我达到了我的梦想之巅,我曾为“古典赛之王”的目标奋斗许久,过去的两个赛季里我处在一个很棒的位置,所以我也不想因为离队而放弃我的古典赛梦想。如果你的老板支持你多年,我不会成为第一个选择离开并接受报价的人,这关乎于尊重,同时也是真诚,就像Jim和我。他总是很清醒,和我说“我们现在没有赞助商,但是我们正在为此努力。你可以决定留下来或者是等待多少时间再离开。”我非常信任他,对我来说他总是正确的。

20171108021018882.jpg

CN:车队改组之后,有不少队友选择了离开,对此你感到失望吗?

GVA:当然会失望,因为你会觉得如果有几个人能多等上一些时间的话,那么他们肯定能留在这支队伍里,那么我们还可以进行重建。但这困难,因为他们收到了不错的报价。特别是当你听到Jim说赞助商的事情还未敲定,选择一份新的合同时正常的。同时新车队在催促你签订新合同时所给予的压力也促使了离队。如果他们之中有一部分,像达米亚诺·卡鲁索, 罗恩·丹尼斯,斯特凡·金他们留下来,车队今年的目标会和原定的大不一样。但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

CN:你对新车队有多大的信心?

GVA:这不好对比。BMC时期我们是世巡级别车队里的前五名,我们几乎赢得了所有参加过的比赛,有GC车手,我主攻古典赛。丹尼斯和金主打TT赛。我们涵盖了公路自行车的所有领域。但是现在我们是一个和以往不同的团队,同时有着不同的策略。现在的我们处于整个世巡车队的中游位置,我们虽然有着不错的车队的预算,但并非最“壕”的车队。如果我们能在4月添加一个赞助商,那我们可以拥有一个更棒的车手名单。现在的车队阵容足以在比赛取得好成绩,特别是在古典赛中。当然在一周赛和大环赛中我们也会有所作为,我们会进行一些突围或者是进行其他的尝试来争取胜利,我们的战术会很开放。

CN:在2019年赛季结束后你认为车队会花更多的钱去引进车手吗?

GVA:当前车队里有23名车手,这并不是很多,所以我们有着引援的空间。大多数队友签了两年的合约,这就是我们拥有的东西。在我们之间有一些优秀的车手,所以我们也不必去改变整个阵容。同时我们有一个非常能干的团队,精气神很足,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只有你拥有一个好的精气神,才能建立成果。在新赛季我们会充满能量,但在合约期后更多的车手恢复自由身,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车队寻找一个GC手或者是做些别的,我想那也是可能的。

1531540105597254.jpg

CN:作为新车队的王牌,你有没有感到额外的压力?

GVA:这是不同的情形。我总是给自己施压,但是车队并没有给我额外的压力。我清楚我的能力,如果我能处于一个良好状态,那我会发挥出色。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因为我留下来,所以这支车队充满了可能性。我真的很高兴整个团队都能继续工作。所以对我来说,能在这个位置上我感到很棒。

范阿韦马特卓越的古典赛能力有目共睹,2017年他收获了E3哈雷尔贝克赛、根特-韦佛尔海姆赛和巴黎-鲁贝的胜利。新东家CCC当然不会让他在春天的古典赛季里一直潜水,为他打造一个古典赛副将团会是CCC车队在休赛期的重要工作之一。对此我们来听听范阿韦马特怎么说。

CN:就古典赛而言,你对现在的副将团还满意吗?

GVA:当然满意,但是老队友的离开会让我感到难过,但是在他们走后很快就有了替补。一些同样来自比利时的同胞,我的一些好友加入了车队,我们会成为一个很棒的古典组。我也百分百肯定车队的副将团没我厉害,但是足以在比赛给我提供帮助。在副将这个方面最终没有太大的变化。最重要的是我要保持身体状态来取得成绩。但困扰我们更多的是其他的比赛,我们不得不去参加来填充一年的赛历,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困难。

CN:谁会是你的贴身副将?

GVA: 我认为卢卡斯·维斯尼奥夫斯基(原天空车队)会是我的得力干将。我们有内森·范霍伊东克,迈克尔·沙尔等人。古典组有着7名不错的车手,同时还有一些能力不错的波兰车手。我认为车队在古典组足够强大,足以在古典赛季取得不错的成绩。

Greg_Van_Avermaet_for_ccc-2.jpg

CN:听说你点名要车队签下纪尧姆·范凯尔斯布克(Guillaume Van Keirsbulck ),他对于你来说有多重要?

GVA:这是和我们的体育主管一起决定的。一些车手的名字被放在桌上,他们问到这些是否有可能。纪尧姆的名字是第一个被提起来的,因为之前我们在快步车队共同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后来他去了旺蒂车队,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但他更多时间处在辅助的位置上。他还很年轻,对着古典赛有着很棒的见解,了解赛道同时能准确定位自己的角色。这些有时会是关键因素。他即插即用,而不是像来自其他国家的年轻车手们那样需要从头学起。这一点对于我的副将来说极为重要。

CN:听说卢卡斯·维斯尼奥夫斯基也是这样入伙的?

GVA:我认为他有着完美的形象,他才华横溢同时非常年轻。他展示了一些好东西但是在天空时期他失去了一些特色。我想他能在新车队有所作为,他是个计时赛专家,同时也有着好几年的古典赛经验。我认为他真的是那种能够再次参加最终决胜并且与我一同参与大型比赛的车手。

CN: 维斯尼奥夫斯基会成为你比赛里的主要副将吗?

GVA:现在来看,这个角色可能是维斯尼奥夫斯基,但是在比赛中我们会有所调整。比赛始终关乎于表现,对其他队友来说也是如此。在比赛的最终阶段我们才能看到谁表现最好。

CN:新车队也意味着新的磨合,对此你会感到担心吗?

GVA:了解彼此很重要,我们已经训练了一些时间,新赛季也会经常在一起比赛。在训练营里几乎都是古典组的车手,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之前的车队里会有总成绩和计时赛车手。但是现在我和队友们会在新赛季参加几乎同样的比赛,这对于春季古典赛来说会是一个优势。

CN:2017年的古典赛季你收获颇丰,但是在2018赛季你颗粒无收,对此你怎么看?

GVA:我感觉自己并没有走在正轨上,我做得足够好,但是事情发生出乎意料。我需要一些运气,就像之前我赢下根特-韦佛尔海姆赛那样。

CN:现在你状态如何?

GVA:当你在当年大包大揽的赢下比赛,第二年会变得相当困难。特别是在古典赛里,一个非常需要战术的地方。如果你是一名GC车手,你所做的只是尽可能的快速爬坡,但是古典赛不一样,它需要战术。每个人都盯着你,快速的卡住你的位置。每支车队的赛前会议上都会出现你的名字。如果你的能力很强,那会是你的压力。所以我在18赛季退步了一些,希望它会让我的新赛季变得容易些。

20180710084156722.jpg

CN:尼基·特普斯特拉(Niki Terpstra)新赛季离开了快步车队,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GVA:他们有人数优势,而且个个实力不凡,特普斯特拉也是古典赛季表现最好的那一个。尽管更换队伍,他都会一直保持良好的状态,但是在新队伍里他并不能利用像快步那样的人数优势。随着特普斯特拉的转会,范加德伦去了达科车队,每支车队都会有不错的古典赛主将,所以竞争的格局会更开放,更多的车队会参与到比赛的节奏控制中来。过去的几个赛季都是我们和快步控制着突围集团的节奏,博拉车队有时会参与进来。现在更多的车队有赢下古典赛的可能了,他们会在比赛中表现的更为积极。

CN:Jim Ochowicz说要在新赛季赢下20场胜利,你个人有什么野心吗?

GVA:取得一场大型比赛的胜利是很重要的事情。春季古典赛期间我会参加6到7场比赛,如果我能赢得其中的一场,那将是车队的一大步。18赛季我错过了好机会,尽管我发挥不错,但是没能收获胜利。我希望新赛季能再次获得胜利,但我也不是一年能赢下10场比赛的人,我不指望赢下太多比赛,因为我不是冲刺手。但是如果你能取得一场大胜,那就相当于好几场小胜利了,我希望能做到这一点。

CN:环弗兰德斯仍是你古典赛大满贯里一个遗憾,你对此还会痴迷吗?

GVA:不,这不会是一种痴迷。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都不会觉得这是一种痴迷。我对我的职业生涯感到很满意,如果你对年轻时候的我说我将会赢下所有比赛,我永远都不会相信。我对荣誉方面看的很淡,如果永远拿不下环弗兰德斯的胜利,那也是命中注定。但我会为了它奋斗,它不是我生命里的必须之物,但是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拿下它。


编译:汤友文

图片:资料图库


范阿韦马特 CCC BMC

上一篇:图片 | 颜值爆表的女摄影师Pauline Ballet 2018年度作品
下一篇:最后一页

《骑行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我们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