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切拉拉:我从未想过成为教练 那不是法比安

退役之后去哪儿?法比安·坎切拉拉表示他退役之后从未想过成为一名自行车教练,相反,他退役后重返校园并获得了体育经理人的学历,同时坎切拉拉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体育赛事管理上,当然还有陪伴家人

米克尔·兰达:巴尔韦德的主要目标应该放在古典赛

2017年8月15日,移动之星车队正式宣布米克尔·兰达将在下赛季加盟该队。对于已经拥有金塔纳和巴尔韦德两大GC主将的移动之星而言,兰达的到来无疑引发了人们关于“主将之争”的无尽遐想。

环广西:与Pro们零距离接触 太阳网车队广西车友见面会

2017年10月18日上午10点,参加本届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巡赛的太阳网车队在北海明珠大酒店与车迷们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互动。

环广西:赛前探营

距离首届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巡赛正式拉开帷幕还有两天时间。今天上午,率先抵达广西北海的BMC车队、荷兰乐透车队以及比利时快步车队已经马不停蹄地忙碌起来。

2017骑闯天路DAY8 疯狂的杨龙 英雄的杨龙

如果没有杨龙,这会是多“无聊”的一个赛段。吐尔松江、扎顿、郭思奥,四席占三,按照之前的形势,他们或许会再次同时站上领奖台。来自UCC车队的杨龙用将近一百五十公里的单飞突围,用全部的体力,用过线后的瘫软和几近窒息的痛苦,打破了比赛的平静。

环法中国赛巅峰赛 赛前攻略

2017环法中国赛巅峰赛·挑战赛的抽签结果已经正式出炉,相信很多车友都已经收到了通知。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该如何在安心参赛的情况下,又不错过顶级车手们的竞技场面呢?相信这篇攻略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2017骑闯天路DAY7 浮动关门 想说坚持不容易

第七赛段,并不算长的189公里的赛程,成为开始以来被关门车手人数最多的一天。海拔4469米的安久拉山垭口,逆风呼啸,远处的雪山逐渐隐没在云层中,随风而来的雪在车手快到达垭口的时候也开始砸在身上。低温,高海拔,缓上坡,安久拉山垭口并没有像它的名字那么美好。

2018环法路线即将公布 将增设团队计时赛赛段

2018环法路线将于10 月17日在巴黎公布,而目前已经确认的消息有环法将会在时隔两年之后重新将团队计时赛加入赛程中,同时也将会有巴黎-鲁贝的石头路赛段。

斗胆挑战爵爷 荷兰场地车手欲破UCI一小时记录

2015年挑战UCI一小时记录的车手共有6名,这一年可谓是这项记录挑战的高潮年,但在同年维金斯创造了现有的UCI一小时记录后,多数人都认为这项记录近年来不会被打破,因此挑战热潮消退。但记录的存在就是用来被打破的,2018年荷兰车手迪奥(Dion Beukeboom)将于8月挑战UCI一小时记录。

打造最具地标性赛事 Heros自行车联赛上海F1站还需努力

业余赛事越来越多,但能成为我们年度参赛目标的赛事已经越来越少了。打造地标性业余赛事何尝不是每一个组委会想做的事情,但它涉及到方方面面。在上海F1赛车场举办的Heros自行车联赛条件得天独厚,但同样还需要努力。

2017骑闯天路DAY6 向西 壮美与危险并存

这或许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路段之一,也是邦达县向西通往拉萨的必经之地。站在山顶向下望去,“怒江72”的壮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是自然的伟大,也是人类的伟大。而与这壮美并存的则是无时不在的危险。在经过了昨天东达山的绝望之后,车手们今天面对的下坡一点也不比昨天的爬坡容易。

2017骑闯天路DAY5 东达山看见眼泪也看见友谊

今天的比赛只有短短的135km,但是却要翻过觉巴山和东达山,这是骑闯天路比赛最难的135公里。海拔5130米的东达山拥有壮美的风光,望不到头的长坡,魔幻莫测的天气,极低的气温,夹杂着雪粒子的大风。这一切,足以摧毁很多人的意识。

2017骑闯天路DAY4 望不到尽头的漫漫进藏路

212公里,不是骑闯天路比赛最长的赛段,但今天比赛后半程漫长的爬坡路,足以让人崩溃。穿过看不到尽头的日荣峡谷,从海拔2600多米爬升到4153米的宗拉山垭口,前三个赛段爬坡“笑眯眯”的吐尔松江,直言“今天真的崩溃了”,其他人的情况可想而知。

围绕“山、城、海” 2017环湾赛12月2日-4日举办

2017年环湾赛以“海丝·青山(茶山)·古城·文旅”为主题,将实现赛段央视体育频道直播,赛事全程分为三天三个赛段

迪穆兰:明年是否参加环法主要看路线

2017赛季有不错表现的迪穆兰近日称是否参加2018年的环法,会根据路线来定。

2017骑闯天路DAY3 天高云淡白夜追击

从相克宗村到海子山营地的近200km路从来都不轻松。 前半程的摸黑爬山,后半程的一马平川横风肆虐,两天调整后的首个长距离赛段对于车手来说将是艰难的。这是一个很可能从天黑骑到天黑的赛段,全程关门时间达到14个小时。

萨甘确认将参加2018年环澳赛

近日,萨甘确认将参加2018年的环澳赛,而早在今年赛季初,萨甘就参加了环澳赛,并多次获得了赛段第二名。

为扼制兴奋剂 奥协主席主张植入人体芯片

为确保体育竞技的公平公正,扼制违禁药物的使用是一项重要的议题。近日,世界奥林匹克组织的首席执行官迈克·米勒(Mike Miller)提出在运动员体内植入微型芯片以侦测违禁药物。